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7章不习惯他给的宠溺
    慕湛白张张嘴,正要说什么,他先谨慎回头看了一下身后高大的爸爸,接着扭头对阮白摇摇头:“不走,我们要带你去超市。”

“去超市做什么?”

刚问完,阮白立即就想起,之前冰箱里没有矿泉水了,小家伙可能怕她口渴没水喝。

“去超市就不用了,晚些时候阿姨自己烧水喝。”

他们父子快点离开才是她最期盼的。

小家伙固执的摇头:“不行,我不放心你没吃的没喝的……”

阮白无奈,只好看向慕少凌,投去求助的眼神,希望他身为家长能把小家伙带走。

慕少凌却一手摸着儿子的头,朝她淡淡道:“湛湛不放心,他赖你这一宿不走也说不定。”

阮白:“……”

她无话可说。

其实如果命中注定她要跟姓慕的有牵扯,阮白发自内心的只想偶尔遇见慕湛白,感受身边有个孩子的温馨。

慰藉她失去亲生骨头的想念,和愧疚感。

哪怕是当妈妈的错觉,她也想偶尔有一有。

至于慕少凌,阮白祈祷自己永远不要碰到他。

在公司,也最好跟他背道而走,不要碰面。

才跟这个身份矜贵的男人认识不到半个月,她已经惹来慕贞贞这种生来被权势拥护,不知犯罪是何物的千金小姐。

阮白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继续跟慕少凌有所牵扯,将来她更差的遭遇会是什么。

……

穿着身上本来的米白色长裙,拿了钱包,阮白跟着他们父子一同出门。

慕少凌走在前面。

阮白下意识的跟他保持一段距离,一个麻雀,一个真命天龙,站在一起格格不入,她不想自取其辱。

超市在医院附近,走出去一百米不到。

慕少凌没有开车。

走在路上,阮白敏感的察觉到,时不时的就有人在看她,看完她,接着会看向前方那个仿佛从财经杂志里走出来的男人。

超市门口。

阮白推了一个购物车。

这一路上,慕少凌一直走几步回头看一眼身后跟着的阮白,不放心她。

但她又明显不愿跟他并排而走。

这次回头,他发现她推着个大购物车。

他恍然想起,购物的确需要购物车,虽然他没有经验,但他视线淡淡扫了一眼,便看到了其他男人怎么做的。

慕少凌走过去,声线不容置喙的说道:“我来。”

“不用了,我能推的。”阮白不敢让他来推。

“你没看到,都是男人在推?”慕少凌目光沉着的盯着她,在她错愕时,大手抚摸了下她的脑袋,另一只手顺势推过购物车到身侧。

阮白四处看了看,顿时尴尬的不知该说什么。

周围都是男人在推购物车没错,可那些男人多半是家庭里丈夫的角色,丈夫帮妻子推购物车,天经地义。

她和慕少凌,却她是卑微的员工。

员工帮老板推购物车,没不对,老板帮员工推购物车,这就……

算了,随便他怎么做。

阮白微微皱眉,望着前方男人挺拔宽厚的背影,只好领着小家伙跟上。

T集团员工无数,遍布这座繁华城市的各处,阮白畏首畏尾的,担心被碰到,到时候恐怕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进了超市,购物的人格外多。

慕少凌推着购物车往里走,走两步回头看一眼阮白还有湛湛,人确实多,偶尔还有人挤撞到阮白。

“你们两个,走我前面。”男人皱起眉头命令道。

阮白被小家伙拽着过去。

慕少凌终于满意。

来到矿泉水陈列架,阮白要拿,慕少凌先一步,拿了一提放购物车里。

男人手大,拿东西拿得很多。

前面有卖巧克力陈列架,阮白本能的看过去一眼,随即收回目光。

这时,小家伙痴痴地望着前面的购物架,嘟囔着说:“爸爸,有卖薯片的,这个月我就吃一次可不可以?”

一边是薯片,一边是巧克力。

阮白并没有想买巧克力,可慕少凌却注意到她的眼睛,在巧克力货架上至少停留了五秒钟那么久。

“我们先给小白阿姨买巧克力,她生病了,你要让着她。”慕少凌摸了摸儿子的头,说道。

“好的!”小家伙觉得爸爸说的有道理。

阮白突然没了反应,不习惯他给的宠溺……

旁边经过三个年轻女生,其中一个夸张的“哇!”了一声,接着缩起来小声的说:“我这辈子能遇到这种把自己女人当女儿宠的男人吗?!太帅了,帅到合不拢腿!!”

纵使小声,她也听到了。

阮白脸热。

被慕少凌推回的购物车里,很多巧克力,各种各样。

阮白拒绝。

但无效。

在超市里拉拉扯扯不好,这她知道。

但慕少凌的做法太僭越了。

最后,小家伙眨巴着两只大眼睛,委屈巴巴地对着手指,小声嘀咕:“为什么小白阿姨可以吃这多巧克力,我只有一袋薯片呢。”

慕少凌没理儿子,推着购物车离开。

阮白尴尬的抬不起头来了。

牵着小家伙的手,阮白再抬起头时,就看到慕少凌站在了内衣专柜区域,最主要的,那里是女士内衣的区域……

阮白低着头走过去,想叫他,买完东西可以走了,可男人这时却伸手把她带到陈列架前,站她身后,声音在她头顶徘徊:“刚好经过这里,我想你需要。”

阮白:“……”

脸上又升起红晕。

她很尴尬,他到底还是看到了她放在洗手间里的,因为催情剂而弄脏的底褲……

“不需要了,朋友帮我带来了新的。”阮白说完,低头领着小家伙走去超市门口。

……

二十分钟后。

两大一小走在夜晚大街上。

路灯昏暗的灯光无限抻长慕少凌的身影,阮白跟在他身后,身体经历过这次,有一种真实的被掏空的羞耻感。

使她身体变得脆弱许多。

“阿嚏!”

夜里冷风一吹,阮白打了个喷嚏。

接着又是连续几声。

湛湛忙从书包里找出纸巾递给小白阿姨。

慕少凌闻声,也走过来,他放下手中拎着的购物袋,与她四目相对时,突然脱下西装外套。

“不用了……”

阮白的“我没事”三个字还没说出口,慕少凌已经一手按住了她纤细的腰,在她颤栗害怕的同时,走到她身后,动作十分体贴的从后将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

“谢谢。”她顿时觉得暖和了许多。

衣服上,有他残留的体温。

慕少凌没说话,拎起购物袋继续往医院的方向走。

阮白牵着湛湛的小手,呼吸着他西装外套上好闻的味道,胆怯又感激的视线,不由自主的盯着慕少凌宽厚结实的脊背。

她忽然很鄙视自己,因为此时此刻,她在他身后,竟然生出一种陌生的忍不住贪恋的安全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