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四章 长远的请求
    欧阳大夫抱了抱拳,无奈的说道:殿下,诸位大人,老夫功力浅薄,也是无能为力。只有一枚灵丹在此,你们每日给长州主服下,或许能够让他的伤势好得快些。

    欧阳大夫说着。

    从怀里取出了一枚丹药来,递给了太子。

    太子闻言深吸口气,伸出手,将那枚丹药紧紧地攥在手中。

    片刻后,太子叹了口气,幽幽说道:欧阳大夫费心了,这不怪你,至于之前本王跟你说的太医阁阁主之事,本王还是会替你在父皇面前美言几句的。

    此话一出,欧阳大夫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是面露喜色。

    多谢殿下!

    欧阳大夫抱了抱拳,深深地鞠了个躬: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先告辞了。

    嗯。太子点点头,随后拍了拍身旁的东寅州州主的肩膀,说道:龙州主,劳烦你走一趟,替我送送欧阳大夫。

    好。龙州主点点头,直接带着欧阳大夫往外面走去。

    一直到二人离开,才有人走上前来,低声说道:殿下,长州主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我们能够预料到的。您不要太难过了,还是先派人将长州主送回凉州再说吧。

    是啊,殿下!

    您万不可太过伤心,伤透了身体可不好!

    一群人纷纷说道。

    听得此话,太子幽幽地叹了口气,苦笑道:长远怎么说也是本王的幕客,如今在本王的眼前发生了这种事,说起来也是本王的失责啊。

    说到这,太子看了眼床上的长远。

    眸子里流露出惭愧和悲伤之色。

    他与长远之间,似乎有着极重的感情。

    周围的人看了心里也都不是滋味,但对于太子的这番话,却都是默默地铭记在了心里,感恩戴德。

    太子……

    一个人似乎是还想要说话。

    好了。太子伸出手,直接打断了他,说道:都不要再说了,有什么事情等明日再说,让本王一个人安静一会。

    太子叹了口气,眼中的悲伤愈发浓郁,摆了摆手,说道:你们都先下去吧,都下去吧!

    听得此话,众人对视了一眼。

    似乎是还想再说什么,可犹豫了片刻之后,都是点点头。对着太子抱了抱拳之后,众人就是都退了下去。

    ……

    ……

    一直到众人离开之后,太子才走到长远的身旁,默默地坐了下来。

    片刻之后,那床上的长远幽幽睁开眼睛,看见旁边的太子之后,眸子里立刻老泪纵横。张了张嘴,干涸的嘴唇里蹦出两个字:殿……殿下……

    长州主!太子连忙扶住了他,关切地说道:长州主,你如今身体刚刚接受过治疗,不宜用力,还是不要说话为好。

    听得此话,长远的面庞上登时流露出痛苦之色,眼底也是有些绝望:殿下,您告诉我,我是不是……

    太子脸色微变。

    满脸的难看之色,却没有回答他的话。

    见到对方这幅反应,长远眼中的绝望更加浓郁:殿下,您老实告诉我!我是不是……是不是成为废人了?

    唉。太子叹了口气,艰涩地点点头。

    此话一出,长远顿时惨笑起来。

    蛮简的嘲弄之色。

    他堂堂一介凉州州主,如今竟是忽然变成了一个废人?

    你说可笑不可笑!

    长远忍不住地大笑,笑到最后,眼泪和鼻涕混合着流了下来。一抹深深地不甘和怨毒,在他的面庞上凝聚,脸色森然无比:

    杨尘!杨尘!

    都是你!此生我若杀不了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长远咆哮不已,胸膛剧烈的喘着粗气,似乎是用力过度,他的嘴里竟是直接咳出血来,将床单都给染红了。

    一股对于杨尘的恨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没错!

    太子忽然站起身来,认真的说道:长州主,这一切都是杨尘害得,如果不是杨尘,你又如何会落得这般下场?如果不是杨尘,你又怎么会变成一个废物?千错万错,都是那杨尘的错!这一切罪恶的源头,也都是那个杨尘!

    太子的话,仿佛一把把利剑,不断地扎在长远的心头。

    将他原本就残破的心,此刻更是戳得千疮百孔。

    杀了他,我要杀了他!长远紧咬牙关,两只手紧紧地握着床单,额头上青筋暴起。

    没错,一定要杀了他!太子趴在长远的身前,认真的说道: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这件事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听得此话,长远的眼睛瞬间湿润起来,哇得一下哭出了声。

    殿下,多谢殿下!

    我长远此生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殿下!

    长远说着,就要从床上爬起身来,给太子磕头。

    唉!太子连忙扶住了他,说道:长州主,你千万不要这样。本王虽然知道你和杨尘之间有隔阂,可是以你现在的样子,恐怕也无法杀了杨尘啊。

    说到这,太子摇了摇头。

    眸子里也是流露出痛惜和不甘之色。

    仿佛对于杨尘深恶痛绝一般。

    长远微微一愣,呐呐的道:那……那我该如何是好?

    这……

    太子沉吟了片刻,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缓缓说道:要不……本王替你杀了他?唉,不行不行,这个方法也行不通!

    那杨尘武艺高超,又有领域在手,恐怕就连本王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太子刚说完这句话,就是立刻摇了摇头,把这想法给否决掉了。

    不!

    长远忽然冷喝一声。

    眸子里流露出坚定之色:殿下,您可以杀了杨尘!您一定可以杀了杨尘!

    嗯?太子微微一愣,好奇的看着他,问道:长州主,您什么意思?莫非您有什么办法不成?

    长远深吸了口气,幽幽地说道:殿下,我的身体虽说废了,可是修为还在,灵力还在!殿下您不如将我的灵力给吸走,这样一来,您的修为必然会大幅度提升!届时也足以和那杨尘分庭抗礼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