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2章白雅,你已经下定决心了吗?
    白雅鼓起了勇气打电话给顾凌擎。

“顾凌擎,我是白雅,我想晚上请你吃饭,你有空吗?”白雅问道,眼圈已经红了。

“嗯,我抽空过来。”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拧起了眉头,别过了脸,在没有泄露情绪之前,把电话给挂了。

上一次,她请他吃饭,是跟他说清楚。

这一次,他们依旧不能进行下去。

她心里难受,有股气压在身体里面,找不到出口,快要燃烧掉自己。

她随手,把手机砸在了地上。

刘爽听到外面的声响,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她看出了白雅的不对劲,担心道:“小白,怎么了,顾凌擎不肯过来吗?”

白雅摇着头,伸手把刘爽抱在怀里,声音哽咽道:“答应我,以后一定要幸福。”

“嗯嗯,小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不要吓我。”刘爽问道,推开白雅,打量着白雅的眼眸。

白雅扬起笑容。

她,只想一个人承担所有不好的事情。

告诉刘爽,只会让刘爽难过和冲动。

“没什么事情,有感而发,我一会出去买菜,就不陪你了。”白雅捡起地上的手机。

刘爽看着白雅出门,身影很是落寞,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发生了大事的感觉。

白雅去了超市。

她记得顾凌擎不能吃龙虾的,选了一条鲫鱼,籽排,牛柳,青椒,鸡蛋,肉片,胡萝卜,豆腐,还选了两瓶酒,到了结账处,又拿了两盒的杜蕾斯。

付了钱,迅速的把杜蕾斯放进了包包里。

她回去,做了一道豆腐鲫鱼汤,一份红烧排骨,一份青椒牛柳,胡萝卜肉片,又把部分肉片剁碎了,做了炖鸡蛋。

做好后,洗了个澡,坐在餐桌前发呆。

顾凌擎用了最快的速度处理了军中的事物,去白雅现在去的地方。

他敲门,白雅打开。

一阵浓郁的菜香扑进他的鼻子,有种家的温度。

他走了进来,白雅把门关上。

他握住她的手臂,把她拉到身前,俯身,吻住了她的嘴唇。

白雅闭上了眼睛,没有推开他。

今天过后,他们就真的成为两个陌路人了。

以后再也不会往来。

她想用尽力量燃烧掉自己。

今晚,什么对错都不要去考虑。

顾凌擎感觉嘴角的湿热,诧异的看向白雅,“怎么哭了,我弄疼你了吗?”

在遇见他之前,她几乎不哭的。

对她来说,眼泪只是懦弱的标志。

哭,让仇者快,亲者痛。

可是,想到要分开,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白雅摇头,扬起了梨花般的笑容,“你来的好早。”

“你饭菜不已经做好了吗?”顾凌擎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亲了她的脸颊一下,拉着她的手走去餐桌。

白雅在餐桌前坐了下来,给他和她倒上一些红酒。

顾凌擎尝了一块红烧排骨。

“怎么样?”白雅想要知道的问道。

“很好。”顾凌擎夸赞道,又吃了一块。

白雅撑着脑袋,抿了一口酒,迷醉的看着他。

初次相见,他那样高高在上,霸气十足,疏离而又矜贵。

她没有想到,她和他会有这么一天。

一起吃饭,一起品酒,就像是恋人一般。

之前他逼得她喘不过气来,等到要失去的时候,她才发现,她其实是愿意和他在一起的。

人啊,总是要到失去后才珍惜,在乎的永远都是求不得和已失去。

顾凌擎看向白雅,“这么看着我干嘛。你不吃啊。”

“你真帅,眉毛好看,眼睛好看,鼻梁好看,嘴唇也好看。”白雅轻声说道。

顾凌擎听她夸赞,觉得挺受用的,“花痴了吗?”

白雅抿了一口红酒,含在嘴巴里。

酒又苦又涩,就像她现在的心情一样。

她站起来,脸蛋靠近顾凌擎,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

顾凌擎睨着她。

现在的白雅有些特别,她比平时热情了很多。

“想要啊?”顾凌擎问道,眼中多了一层幻彩,望着她。

“嗯。”白雅应了一声,没有否定。

顾凌擎只觉得有道热血从脑中出发,冲向了腹部。

她这个嗯字,击垮了他所有的理智,隐忍和矜持。

顾凌擎按住了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进入了她的口中,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白雅搂住了他的后颈,回吻着他。

呼吸在空气中缠绕,又到了彼此的脸上。

顾凌擎对她来说,就像是太阳,散发着热量,落在她冰冷的肌肤上面。

她渴望阳光,驱除心里的阴寒。

又担心太靠近,会灼伤了自己。

白雅沿着他的嘴唇,吻到了他的喉结,沿着他的滚动纠缠了一会,手指颤抖的解开了他的西装。

顾凌擎把她抱了起来,“那个房间是你的?”

“左边这间,你不洗澡吗?”白雅问道,脸发红了。

“一起?”顾凌擎问道,声音暗哑了几分。

“我刚才洗过了,你洗,浴室里我放了浴巾,之前我用的,我洗了,干净的。”白雅轻柔的说道。

顾凌擎扬起嘴角,把她放到了床上,“我不嫌弃你。”

他走进了浴室。

白雅听到水的声音,心跳快的不得了,吐气,吐气,再吐气。

她把窗帘拉了下来,把包里的套放在了桌子上面,想了一下,脱掉了衣服,放到了床头柜上,钻进了被子里。

她还是觉得紧张。

她也二十四了,到了轻女的年纪,空房了三年,老公给她戴的绿帽可以绕地球仪好几圈了。

她不应该觉得内疚的。

也不应该觉得局促的。

白雅不断的说服自己,麻痹自己。

不久后,她可能就受不了折磨死了。

在死前,如果没有和顾凌擎发生点什么,她死都不会瞑目的。

想到这里,她平静了很多。

顾凌擎从浴室出来,浴巾围在腰间,露出巧克力般硬朗的腹肌。

他朝着白雅走过来。

身材太过魁梧,白雅不敢看,把脸闷在了被子里。

顾凌擎坐到了床边,掀开被子,露出她的脸。

“白雅,我问你,你真的想清楚了吗?这次答应后,我不可能会让你有后悔的余地了?”顾凌擎问道,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