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79章云家
    云家的?对方明显的一个惊悚,然后压低声音道:现在苏家交待出来好多问题,跟云家脱不开关系,而且……貌似你们云家现在有客人吧,恕我无能为力啊。
对方只说了这一句棱模两可的话,然后就直接掐断了电话,弄的打电话的人一愣一愣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云长天的心中一沉,他知道这一次大势已去,这一次苏家的事情,还是波及到他们了。
说实在的,云家发展的比较早,早起来的那一批,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正当的勾当,现在叶皓轩来这里,代表的不仅是叶家,还有官方。
妈,有委屈,现在说出来。云茜道。
好。杨云点点头,直到现在,她才真正的放心了。
她几步走上前,抓着云明宇的衣领,然后啪啪啪的抽了他几个耳光,然后伸出长长的指甲又是撕又是抓的。
云明宇被抓的惨叫不已,他本能的要躲开,但是他身后的神主紧紧的抓着他的后颈,就像是抓着一只小鸡一样让他一动也不能动。
住手,你住手啊,快来人啊,救命……救命啊。云明宇不自由主的惨叫了起来。
但是偌大的一间屋子,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倒是他的妻子卢桂香上前要去找神主拼命,神主右手虚空一抓,一个透明汽泡将她禁锢在当场,她在也无法向前移动一步。
好不容易,杨云发泄的差不多了,她微微的喘息着,冷冷的盯着云明宇:姓云的,你毁我一生……你毁我一生啊。
杨云的眼泪不自由主的流了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对她花言巧语,并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根本没有结婚,可直到杨云怀上云茜,直至快临盆,她才知道这个男人竟然已经有了家室。
父母亲人的离去,自己的孤茜无助,云家人的虚伪,害了她这二十年来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现在,她感觉解脱了。
姓杨的,你这个贱人,你勾引我老公,怀下云茜这个贱种,我们云家养了你们母女二十年,你们现在又返过来这样对我们,你们这些白眼狼。
不愧是夫妻同心,虽然对自己老公做的那些破来耿耿于怀,但是卢桂香还是站在自己丈夫的这一边。
闭嘴。你的账,我一会儿在给你算。云茜猛的抽了她一耳光。
卢桂香被神主禁锢在当场,一动也不能动,她一声尖叫,但是看到云茜凌厉的目光,她乖乖的把嘴给闭上了,她一句废话也不敢说了。
当初追我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杨云站直身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你说你没有结婚,你说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你说你会一辈子对我好。
当时的我,只是想找一个普通,但是有上进心的男人,过一辈子。我该是多傻多天真,才会相信你的那些鬼话。
你……云明宇,你毁了我一生。你既然给不了一个女人幸福,那你为什么还装大尾巴鹰?杨云颤抖着指着云明宇道:我无所谓,这二十年来,我习惯了冷落,习惯了你们云家人的冷嘲热讽,但云茜,她是你女儿啊,你怎么忍心对自己的骨肉不管不顾?
她被绑架的时候,你们云家不出赎金,可以,我自己想办法,我只是让你们宽限我五个小时,五个小时以后我想不到办法你们在报警,可是你们却连这五个小时都不给我。
为什么?难道她这么让你厌吗?她是你女儿,她是你女儿啊。杨云说着又抽了云明宇几个耳光。
杨云……你疯了吗?你住手。云明宇怒道,他现在还没有从自己一家之主的角色中演化出来。他还认为这个女人是平时那个对他逆来顺受的女人。
我疯了?杨云笑了,她边笑边说,我是疯了,自从二十年前认识你的时候,我就已经疯了,现在我不求别的,这些年你欠我的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你休想……云明宇怒道。
杨云拎起一把板凳,她举起凳子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向我下跪,磕三个响头,然后我们两个互不相欠。
第二,我拿起凳子,把你往死里打,二选一。
你休想。云明宇也是怒了,要他向一个小三低头,他做不到,他是高高在上的云氏集团的总经理,他不可能向这个下贱的女人下跪磕头的。
砰……
杨云根本不和他废话,直接拿起手中的凳子敲在了他的头上。
云明宇懵了,他真的懵了,他没有料到这个平时对他千依百顺的女人,真的会向他举起手中的板凳。
按照我的话去做。杨云厉声道,她手中的凳子在次落下。
砰……
啊……云明宇一声惨叫,他脑袋被敲的发懵,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淌了下来,他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你还有一次机会。杨云感觉到心里很淋漓畅快,这一次,她把自己心中几十年的怨恨与委屈全部发泄了出来。
我跪,我跪,你不要打了,不要在打了。云明宇惨叫道,他怕了,他真的是怕了。
他这才发现,每个女人都是魔鬼,当她真正的对你忍无可忍的时候,她就会把你往死里打。
端端正正的跪倒在地上,云明宇砰砰砰的磕了几个响头,他哭丧着脸道:云云,对不起,当初我不该骗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说,你自己猪狗不如。杨云冷冷的说。
我……云明宇正要说自己猪狗不如的时候,他犹豫了,因为他姓云,云家老头子又是一个保守的人物。
他说自己猪狗不如,等于说是整个云家都猪狗不如,如果那样的话,他老子会直接把他赶出云家的,他畏畏缩缩的一回头,果然看到云长天那几乎要杀人一般的目光。
砰……
就在他犹豫的瞬间,杨云手中的凳子又敲了下来,她冷冷的说:别叫我云云,这称呼我听着来心,如果你不想自己的脑袋烂成西瓜一样,最好按照我的话去做。
我猪狗不如,是我骗了你,我是畜生,我是禽兽。云明宇几乎是带着哭腔说出这句话的。
好……好啊,好啊……云长天的肺几乎快被气炸了,他感觉到一阵头重脚轻,砰的一声坐倒在桌子上,无力的按着自己的脑袋。
行了,滚一边去吧,我们之间的恩怨,到此为止,以后我也会离开云家,我们与你们云家,没有任何关系。杨云丢下了手中的板凳。
在说一遍,我以后姓杨,我已经到公安机关改了户籍,所以你们以后叫我杨茜。云茜……不对,现在应该是杨茜走上前来淡淡的说。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云长天愤怒的说。
算账,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杨茜冷笑了一声,他对神主道:放开她。
神主点点头,他右手一伸,卢桂香无力的跌倒在地上,她恨恨的盯着杨茜,目光里出现一丝怨毒。
我该跟你算算账了。杨茜走上前冷笑一声道:我亲爱的大妈,我手腕上的这个伤痕,你还记得吗?
杨茜挽起衣衫,只见她如玉般的手臂上,有着一条深深的伤疤,以叶皓轩的经验判断,这应该是小时候被烧伤后留下的伤口。
直到现在,那个伤口还浅析可,当年她的手臂上到主氏受了什么样的伤,就可想而知了。
你想干什么?卢桂香死死的盯住杨茜道。
我只是想讨回个公道罢了。杨茜冷笑一声道:我记得,小时候非常讨厌我,即使我们只住在云家一个角落里,但是你们还是觉得我比较碍眼。
有一天,我无意间打碎了一个杯子,你就对我鼻骂,拿鞭子抽我,甚至拿火棍烙我,我手臂上的这个伤口,就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
呵呵,那件事情,你不记得了吧。杨茜冷笑道:但是我记得,我记的很清楚,而且烫伤我之后,你还不许任何人给我拿药。
你知道……这有多痛吗?杨茜冷笑道: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懂了,我虽然姓云,但事实上我跟姓云的人没有半毛钱关系。
谢谢你啊阿姨,你让我从那时候开始成长了起来,彻底的成长了起让。你让我认清楚云家的真面目。杨茜直起身子道。
你一个私生女,你母亲一个不知廉耻的小三,你们有什么资格在我们云家生活?我们养着你们还不如养一条狗,呵呵,当初是我的心不够狠,我只想折磨折磨你们,我早点就该下药把你们给弄死的。
如果早点把你们弄死,就没有今天的事情发生了,云茜,你这个贱人,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卢桂香恨极了这对母女,她这些年积在心里的脾气也暴发了起来。
在云家,她自诩为主母一般的存在,她辅助丈夫,与云明轩一家一争高下,这些年他们节节高升,击败对方是迟早的事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