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章 一二三 鬼上身
    【小窗外:迁坟主要是我爷爷孝心, 想让我曾祖父和曾祖母合葬在一起, 但是坟被夷为平地连骨头都找不到了, 自然迁不成,我爷爷头疼之下, 就找了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师傅问了问, 该怎么办?那位师傅听了, 就让我爷爷用曾祖父曾经睡过的床单,盖在曾祖父曾经坟地的位置, 说是直接用床单兜一捧土, 边兜边叫我曾祖父的名字, 到时, 曾祖父的灵魂自然就会跟着我爷爷走了。】

    方善水看到这里,脸色有些古怪,这可真是够简陋的迁坟方法,也不是说不行,但是肯定不是一般人, 就能成功的,很容易出意外。

    【小窗外:我爷爷照做了, 用床单兜了捧土, 叫着我曾祖父的名字,一路回了埋曾祖母的地方。埋我曾祖母的那个地方,也是找风水先生看过的,说是个旺子旺孙的好地方。】

    方善水几乎也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发信息问小窗外:“是不是迁坟的时候抓错了人?”

    【小窗外:好像也没抓错吧, 不过……】

    ……

    熊建军自从给父亲迁坟后,心里就一直惦记着这事,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某天,熊建军做了个梦,梦里他正在往家走,隐约记得是要来看他爸,他先下了田里去找人,老远看到两个人影,像是他爸和他三姐。

    “爸,三姐。”熊建军远远地喊着,跑了过去。

    走到近前,熊建军突然发现,那像是他爸的人,并不是他爸,虽然他爸去世很久了,但他还记得他爸是个高个子,而眼前这是个矮个子,脸型也不同,是个圆脸,个子虽矮,但是满脸横肉、吊梢眼,看起来不大像个好人。

    熊建军迟疑了下,后退两步又去叫前头的红衣女子:“三姐?”

    红衣女子闻声,转过头来。

    熊建军吓了一跳,那女子也不是他三姐,是个陌生人。

    不止如此,女子的表情还非常可怕,阴森森地站在那里看着熊建军,让熊建军寒毛直竖。

    “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熊建军道了歉,扭头赶忙就走了,他没有回头,却总感觉背后那一男一女的视线,似乎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熊建军背脊发凉脚下不稳,跑着跑着脚一崴,就满头冷汗地从梦中醒了过来。

    ……

    做了这么个古怪的梦,怎么想都感觉不对,熊建军就去找了和他一起迁坟的弟弟熊爱国。

    熊爱国住在乡下,正好离父母现在埋着的地方不远,平时也方便扫扫墓祭拜一二。

    熊建军和熊爱国一起下地,去看父母的坟,一边走,熊建军一边将他做得这个古怪的梦,和弟弟说了起来。

    只是没想到,熊爱国还没听他说完,立刻反问:“你梦见的那男的,是不是个小平头,圆脸,个子还矮?”

    熊建军一听诧异了,他刚没有说男的长什么样啊,“你怎么知道?”

    熊爱国脸色很是古怪,低声道:“因为我也梦见了。哥,你说会不会是咱爸妈,给咱们托梦求救呢?”

    熊建军惊讶:“你梦见什么了?跟我一样的梦?”

    熊爱国摇头:“不是,但差不多。我前几天做梦梦见我回家了,一开门,咱妈正坐在堂屋里哭……”

    ……

    熊爱国梦到自己回了老家,是他们小时候住的那种下乡大屋子。

    一进门,就看见母亲坐在堂屋里哭,熊爱国不禁奇怪道:“妈,你怎么了?怎么在哭,出什么事了?”

    母亲哭着抬头,还没说话,屋外突然进来个人。

    这人一进来,母亲立刻低头不说话了。

    熊爱国回头一看,进屋的是个满脸凶相的男人,熊爱国眼见男子大大咧咧走进自己家门,一副登堂入室把这当自己地盘的样子,立刻不满地嚷嚷道:“你干什么的,进来我家做什么?”

    那男子也毫不客气地道:“这里是我家,轮不到你问我是谁。滚开。”

    说着,男子将熊建军掀到了一边,熊爱国觉得自己好像很轻,被男人一掀,差点就要踉跄地跌出家门,直到抓住房门,才止住身体。

    熊爱国一头雾水:“我不走,你把话说清楚。这明明是我家,怎么成你家了?我妈还在我堂屋里坐着呢,妈,这人是谁,我爸呢?”

    堂屋里的妈妈没抬头,只是在男子面向熊爱国的时候,突然给熊爱国指了指房里的桌子。

    熊爱国不明就里,还要再问,男子已经不耐烦了,推搡了起来。

    推搡间,熊爱国又朝屋里看了眼,突然发现,他妈刚刚指给他看的桌子,桌子一只脚,竟好像变成了一只人手,熊爱国顿时吓了一跳,手一松,人好像被推搡地朝后倒去,一个失重,人就从床上醒了过来。

    ……

    熊建军和熊爱国把自己的梦一对,都是一阵无语。

    半晌,熊建军道:“我们那一把土,该不会是抓错了人吧?把一些孤魂野鬼给抓了回来,埋在咱家坟地里了?”

    熊爱国脸色古怪,回忆梦中清醒:“我觉得我们不是抓错,而是抓多了。梦里我问咱妈,咱爸在哪儿,她指的是屋内,还有那个最后变成一只人手的桌子,那不会是……咱爸吧?”

    熊爱国和熊建军面面相觑。

    熊建军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办好?”

    熊爱国皱眉:“我们得想个办法,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弄走,总不能一直待在咱家坟地里,欺负咱家二老。”

    熊建军有些悲观:“要是弄不走怎么办?”

    熊爱国脸色发狠:“弄不走就杀了他们!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一两个会杀鬼的道士。”

    两人说话的地方,已经离坟地不远,说完没多久,就到了地头。

    给二老扫墓上了点东西,熊建军和熊爱国就离开了,想要想想办法整治整治。

    ……

    方善水在看着手机,手机嘀嘀不停,屏幕中不断地传来一段又一段的文字。

    肩膀上的手办师父扫了眼方善水的手机,就没了兴趣,继续去摇自己小白幡,摇出了一堆黑棉絮。

    最近,手办师父对棉花糖的兴趣在下降,啃得越来越少,似乎挑剔起口感来,甚至偶尔会把白幡打发给自己的寄身,让寄身带着白幡一边玩去,不要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当然,手办师父的视线,基本就相当于是方善水的视线。

    这会儿,无聊的手办师父,将摇出的黑棉絮,一缕缕吹到了自己的寄身身上。

    黑棉絮一团团地将寄身裹了起来,逐渐地,就将寄身裹成了一颗球,手脚都裹在了里头。

    寄身一脸迷茫地看着手办师父一眼,那双和手办师父一模一样的红眼睛,很快就被黑色棉絮糊了起来,头脸一起被裹在了球中,好像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黑毛线团。

    手办师父还在吹棉絮,棉絮一丝丝地落在毛线团上,将之越裹越大,越裹越结实,将寄身裹得已经完全看不到影子了。

    手办师父歪头看了眼动来动去的毛线团,伸出一根细小的手指,轻轻一推,寄身所在的毛线团,立刻从桌面上滚了下去。

    咕噜噜……砰……咕噜噜噜噜……

    正在看手机的方善水回头看去的时候,寄身所在黑毛线团正好滚离了他的视线范围,只看见手办师父抬头一脸无辜地望着自己。

    方善水左右看了看,没有想起寄身来,毕竟,这两天寄身偶尔会被手办师父打发到一边去玩,常常不见。

    方善水:“师父你在干什么?”

    手办师父抱着自己的小白旗,摇摇头,好像认真地在回答方善水,自己没有在干什么。

    方善水又左右看看,见没什么异状,就继续去看手机了。

    小窗外所说的那几个梦中的鬼,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善茬,而这个小窗外刚刚又特地说了,他爷爷和二爷两人,是在离坟墓不远的地方,进行了那番谈话。

    这让方善水觉得,小窗外家里,八成已经出事了。

    果然将近半分钟没发来信息的小窗外,又发来了一长串的文字。

    【小窗外:前些天我大叔打麻将的时候,突然血管破裂,送到医院没多久,就不治身亡。医生说是我大叔血管太脆了,从颈后一下撕裂到了背上,撕裂了将近三十多厘米,治都没法治。我们一家人都很伤心,爷爷和奶奶更是苍老的不行,当时没有人多想,但是在昨晚上……昨晚是我大叔头七,打好的棺材送来,给我大叔入棺,棺材盖上的时候,我奶哭得晕厥了过去。我们掐人中把她掐醒后,她却很是奇怪……】

    ……

    “醒了醒了!”

    **萍睁开了眼,但是眼珠子却在古怪地一个劲乱转,仿佛从围着她的一家老小的脸上,一个个地扫过去,但是眼神却很是陌生,仿佛一个也不认识。

    甚至于,她的眼神好像都不在这里,而是在别的地方。

    周围的人看着这状况似乎不太对劲,不禁心里发毛了起来,七嘴八舌地问。

    “奶,你怎么了?”

    “姐,你在看什么呢?”

    **萍眼神发飘,用一种古怪沉闷的声音道:“我玩呢。”

    熊建军心也悬了起来,道:“南萍你别玩了,一对事等着你呢,你赶紧回来!”

    “我再玩一会儿。”**萍回道,她的眼神依旧发飘,有些苍老的脸上,眼珠子发飘地乱转,仿佛看着所有人,又好像谁都没有看。

    **萍妹妹问:“姐你现在在哪?”

    **萍闻言,眼睛睁的老大,头扭来扭去,眼珠子转来转去,到处看,好像在看附近的地理位置一样,看得围着她的人都不禁让开了一些,然后就听她说:“我正在一个小河边。”

    “你在河边做什么?”

    **萍眼神发飘:“有人拉着我玩。”

    围着**萍的熊建军等人越听越不对,就破口骂道:“你是谁,别缠着我妻子,快离开!”

    被熊建军一喝,**萍发飘的眼神忽然一变,好像又变了一个人一样。

    **萍妹妹赶忙问:“姐,你还认识我们吗?”

    **萍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不认识。”

    熊建军怒道:“不认识你在我家做什么!你想干什么?”

    **萍不吭声,就是不走,脸上挂着诡异的神色,似喜非喜似笑非笑,眼珠子不停地转,在每个人的脸上扫过,似乎要将所有人的脸都一个个地记下来一样。

    这时候有人问,“你是不是要钱?我们给你烧点纸钱,烧了你就走吧。”

    本来不吭声的**萍,看了说话的人一眼,似乎确实想要钱。

    见状,几个披麻戴孝的小辈,抱了一堆本来要烧给大叔的纸钱,就要去前头的十字路口烧纸。

    带头的男孩子临走时,还大声朝左右喊了声,“南来北往的,都跟我走了,捡钱去了。”

    小窗外熊新曼拿了打火机,跟着她二哥一起出门,前头经过一家邻居的门外时,那家门口正好挂了面方镜,熊新曼不经意地往镜子里看了眼,顿时吓得收回了视线,再不敢往里看。

    那镜子中,她似乎看到了不少影影倬倬的东西,正跟在他们身后。

    熊新曼几人烧了纸钱回来,还没来得及问奶奶怎么样了,就听到里头在叫:“不够,钱太少。”

    刚烧纸回来的几人面面相觑,原以为烧了纸就能送走那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想到还缠上了。

    不够怎么办,再烧吗?再烧它还说不够呢,奶奶身体正弱,因为大叔突然去世,几天几夜没合眼了,年纪又大,再这么折腾下去,说不定就要出问题了。

    就在这时,熊新曼想起了自己在网上买的一个念珠,那念珠是前段时间,她一个迷信的朋友推荐着买的,她当时也没留意都有什么功能,就是看着好看,买回来戴在身上,刚刚还真没想起来。

    现在实在没办法了,想起自己迷信的好友来,顿时也想起它了,熊新曼立刻撸掉了脖子上的念珠,秉持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里,跑上去,给奶奶戴在了脖子上。

    扶着**萍的熊建军问:“曼曼,你那是什么?”

    “那是我在网上买的一个辟邪的东西。”熊新曼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奶奶,就看到戴上念珠的**萍,好像忽然犯困一样闭上了眼睛。

    没过一会儿,**萍“唔”地低吟了一声,又睁开了眼。

    这一次,她的眼神好像正常了,不再像刚刚那样骨碌碌乱转着瞅人。

    **萍看了身后的丈夫一眼,似乎很累的样子,欲言又止地叫了声:“建军……”

    “醒了醒了!”周围的人听她叫人,知道是恢复正常了,都大为惊喜。

    刚刚因为**萍休克昏迷,大家就把她抬出来到了院子里的通风地点,这会儿人醒了,担心凉风吹久了生病,就招呼着将**萍抬进屋里。

    **萍在屋里休息了一会儿,就在屋里只剩下他们自己家里人的时候,**萍突然伸手握住熊建军的手,道:“建军,有人要杀我们,建林就是被他们害了……”

    **萍这句话,顿时让屋里的几人都惊讶住了,建林就是熊建林,刚刚去世了的熊家大儿。

    ……

    【小窗外:奶奶醒过来后,突然说,有人要杀我们,已经抓走我大叔了,正在找我爷爷和二爷。我爷爷说她癔症了,好好地谁要杀我们。但是我奶奶执意的说,就是我爷爷他们迁坟时抓错的那些人,足足四五只鬼,不是一两只,刚刚趁着我奶奶昏厥,差点将她也给掳走了。要不是我及时给她戴上了念珠,她就已经半个身子沁在河里了。】

    【小窗外:好可怕。大师,我们该怎么办啊?到底是不是那几只在我家祖坟里的鬼使得坏?他们会不会继续对我们下手啊。】

    看完小窗外的讲述,方善水回了句:“你把你家的地址给我,我这两天去你家的祖坟看看。”

    小窗外早就听说青越观的大师难请,本来想咨询一下,能给她个解决办法,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没想到会得到大师要亲自来帮忙的许诺,顿时大喜过望,赶忙报上了自家的地址和手机,然后一连声地道谢。

    方善水放下手机,又看了看店里的其他预约,大多都是生意上的请求,这么一对比,方善水忽然也明白了,为何前两次没能得到功德金光。

    方善水摇摇头,按着小窗外给的地址买了张动车票,两个小时后就出发。

    早点过去,也好早点解决。

    如果那几只恶鬼真的那么胆大,去早一步就是救命。

    手办师父倚在方善水拿着手机的手边,坐了一会儿,看到刚刚被它戳走的黑毛线球,又自己滚回来了,滚到一半,毛线团里破了,钻出了一个脑袋。

    毛线团破掉的地方,似乎是被寄身从里头啃出了一个洞。

    寄身将头伸出来后,看了眼桌子上的手办师父和方善水,然后就小口啃起了将自己缠住的毛线团子,吃相看起来比手办师父优雅些,细嚼慢咽的,但是速度却似乎不比它慢多少,巨大的毛线团子,在肉眼可见地减少。

    手办师父:……

    方善水看了手办师父一眼:“怎么了,师父?”

    手办师父摇摇头,爬到方善水的手臂上,顺着手臂走向方善水的肩膀,拿着自己的小白旗沧桑地坐好。

    ·

    助理看看方沐,他在看那个剧组刚出的宣传视频,已经循环了十几二十遍了,虽然人家长得是好看,但这么看,不会腻吗?

    助理真想不通,自家老板要才华有才华,要长相有长相,要钱有钱,喜欢谁那不是手到擒来,搞得这么迂回,感觉一点也不符合他的智商。

    正在心里吐槽,助理突然看到老板转头在看他,赶忙正襟危坐等待老板指示。

    方沐面无表情地指指他刚看了无数遍的视频,不太满意地道:“不是让你砸钱了吗?你是砸得钱不够多?还是自己克扣了?为什么出场镜头这么少,我反复循环了十多遍,居然才只过去几分钟的时间。我敬业的助理,你是觉得我的时间太宝贵,想让我赶紧结束娱乐去工作吗?”

    助理拒绝接受方沐的指责,叫屈道:“老板,人家是投资人,不是演员,我已经很努力了。要不是我找人在那里鼓吹买热度,你估计根本看不到你家美少年出现在电视里,你该表扬我的。……老板,要不我去和那剧组的导演通通气,把所有他的镜头都剪辑下来,给你制作成册发过来?”

    “……不用了。”

    方沐转回头去,继续去按他的循环回放键。

    助理在旁陪着方沐,看着电视上的镜头一遍遍的循环,始终反复在那个香烛店老板抬头低头的瞬间,不禁有些感慨。

    真是第一次看到老板对人这么感兴趣,竟然只顾着看人家的视频,连他一向挂在嘴边的弟弟也少提了两句。

    然而好像想什么来什么一样,助理刚这么想着,就突然听到方沐说:“他像我弟弟。”

    跟着方沐时间长一点的人,基本都知道他有个弟弟,据说是小时候失踪了。

    助理诧异了,本来他以为老板是看上人家了,结果搞半天,还是和弟弟有关啊。

    不过这也是个大事。

    助理:“老板你确定吗?那你怎么不早说,我这就去找人去调查一下他的身世背景,万一真是呢?”

    方沐面无表情地断然拒绝:“不调查。”

    “什么?为什么?”正拿出手机要拨号找人的助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向把弟弟放在人生中心的老板,怎么会错过一个可能找到弟弟的机会。

    方沐看了惊讶的助理一眼,忽然很有兴致地道:“你说我要是给他送礼物,他会接受吗?他会喜欢什么礼物呢?”

    助理有点适应不了老板思维的跳跃度,刚刚不是还在讨论找弟弟的事吗?

    “还是不了。”方沐突然又沉默了下来,“我弟弟,找不回来了……再像也不会是。”

    作者有话要说:  上面那个就是我家真事改编的小鬼故事了,7分真3分假,假的就是渲染恐怖的地方了,本身有点吓人不过没那么玄乎,至于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就暂时不告诉你们~

    对了,我不姓熊哦,上面的出现人物和我家对应的人物是男女全反,人物都错位,姓名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感谢太太们的营养液,么么哒!

    感谢太太们的地雷和手榴弹,比心!

    谢谢本大小姐扔了1个手榴弹=3=

    谢谢幼稚鬼、媛媛、inkstone、疯笫、这是一条咸鱼、这是一条咸鱼、精分、东鱼、heartshine、22925881、日生、莲叶戏河塘扔了1个地雷=3=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