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0章 二七零
    第5章

    大概是它太用力, 身下的他有些受不了,手抓住它的肩膀, 想要阻止它。#小@说

    “师、师父,可以了,鬼域快碎了, 我们该走唔……”

    鬼域,鬼域是什么?

    碎了就再造一个, 谁也不能妨碍它。

    绯红的眼睛已经完全被火焰覆盖, 唇齿覆盖在他的脖颈皮肤上, 尖锐的獠牙刺入,温热的血液从他的身体流传到它的身体,侵染着它的血管,四肢, 全身……

    它冰冷的魂魄渐渐有了温度,有了躁动,完全不想停下,感觉到他的阻止, 它甚至反射性地更加用力地咬住他,用自己身体中的煞气侵蚀他的理智,让他微颤着喘息了一声后,打断了他未尽的阻止之话。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吸食着他的血液, 就越是无法满足。

    它知道, 哪怕把他全部的血液都吸到自己的身体中来, 它仍然是不能填满自己空洞冰冷的魂魄,越是焦躁,它就越是冷静,渐渐的,脑海中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画面。

    已经浓郁的快要滴血的红眸静静恢复,它微微抬首,没入他身体的獠牙缓缓离开了那被它咬破的皮肤。

    感觉到身下的他似乎松了口气,想要从它身下溜走,它绯红的双眸渐渐一笑,伸手推下他的肩膀,将他压制了回去,不让他动弹。

    他一脸惊愕地看着它,模样真是可爱极了,它凑近,将刚刚被它咬出的两个带血的牙洞舔了舔,他似乎觉得有些痒,想躲,被它压住。

    他无奈地道:“师父,别闹了,鬼域真的要碎了,等下你要怎么回去?”

    回去?

    他在这里,它为什么要去别的地方?

    它冰冷的唇齿从他的颈窝往下移,攀上他身体的如同紫黑蜘蛛一样的尖长指甲,恰到好处地一寸寸撕裂他的衣服……

    他瞪大眼睛看着它,似乎没有想到它会做这样的事,神情已经不是惊愕了,而是完全蒙住不知所措,等到那冰冷到让人颤抖的诡异触感越来越接近心脏,他终于从懵然中回神,连忙叫停:“等、等等师父,我们这是在外头啊,还有人在旁边看着!”

    说着,他看向刚刚被它弄昏的黄袍人,但是原地已经没有了黄袍人的踪影,诧异间,他又看向了远处刚刚被宅灵控制的房屋,但是也再看不到那栋房屋的踪影。

    周围黑黑暗暗的环境,无天与地,无上无下,似乎只有他和它两个人。

    身体蓦然一颤,他声音有些沙哑地看向压在他身上的人:“师父?”

    “嗯?”它将埋在他身上的眼睛微抬看向他,红宝石一般的眼睛中,闪烁着碎星一般的光芒。

    脑海中还来不及回想师父怎么突然能出声了,就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快被撕碎光了!

    看着他在身下有些慌乱失措的样子,它将他抱了起来。

    他一脸头皮发麻的样子看着它,说话声中带着微颤的喘息:“师父,你到底在做什么?”

    “……双修。”

    “可……唔。”

    封住他的唇齿,不再让他继续说话。

    在做什么呢?

    当然是填饱自己饥饿了非常久的肚子,就像这样一口一口地舔开他身上的每一寸皮肤,倒也不用咀嚼着咽下去,只要这样让他微微感到疼,并从疼痛中感觉到它唇齿间血脉的跳动,就可以了。

    感觉到被在禁锢在怀中的人不停地轻颤着,似乎从未有过这么惊慌失措的时候,它的心脏不禁被躁动填满,想要他更加地惊慌失措,想要他惊慌失措的眼睛中完全被自己的倒影挤占,想要他的紊乱的呼吸中都是它冰冷的味道,想要……想要他。

    它绯红的双眼越发的暗沉。

    “唔……”

    怀中的身体在颤动,似乎想要躲开,却挣扎不出,他用力攥住它的手,差点被它尖长的指甲划伤。

    感觉自己的灵魂完全陷在他温暖的身体中,它伸手环抱住浑身紧绷怀中的猎物,紧紧地环抱住。

    这是它的。

    全部是它的。

    ·

    微风吹过,盖着小被子的手办师父在小狮子上颠簸着,仿佛做了个美梦一般,打了个哈欠却不想醒来。

    耳朵中似乎都是那美味的喘息和轻颤声,呼吸间也全是那股浓郁的甜香。

    哪怕知道是在做梦,但是梦中徒弟无法反抗的样子,还是让它忍不住冲动。

    感觉着因为梦醒,梦中那股缠绵的触感越来越淡,淡得仿佛远在天边一样,手办师父终于不舍地睁开眼睛,迷瞪瞪地坐起身,本以为会看到徒弟还在继续努力地认真画符,却没想到方善水不知何时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就靠在它身边,脸色有些不太对的样子。

    手办师父从磨墨的小狮子坐骑上跳下来,飘到来了方善水的脸颊边,刚好和睁开眼的方善水对视上了。

    方善水对上手办师父的视线,脸色猛地一红,顿时坐直身体。

    他以手扶额似乎在遮挡手办师父望过来的视线,口中低念了几声清静经,平息着自己的有些紊乱的喘息。

    怎么了?

    手办师父隐隐有了些猜测,绯红的眼睛眯起来,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慢慢地靠近,爬上方善水遮挡着它视线的胳膊,翻山越岭地揪着衣服一步步往上,一脸关心徒弟身体情况的样子,垂首扒拉开方善水挡住自己的手指,将自己的小脑袋钻进徒弟的指缝间,与他视线相对。

    方善水下意识地想要合拢手指,发现已经将师父的脑袋夹在指缝里,仿佛给它上了个断头铡一样,对上那被卡在断头铡上的绯红双眼,方善水才有些心虚地赶紧松手。

    方善水将手办师父放下来,清清有些沙哑的嗓子:“……咳,师父,你先到一边玩去。”

    手办师父一脸纯洁地看着方善水,不愿意地放下,小手还攀在方善水的手指上,一脸很好奇地歪着头,似乎在问方善水怎么了。

    方善水抚额道:“不知怎么回事,刚刚梦到了以前刚下山的时候。”

    手办师父闻言,手指间收摄着的指甲瞬间变得锋利尖长,心尖、指尖都仿佛被细微的电流蹿过似的痒,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手办师父忽然觉得梦中的干渴,仿佛也跟着传染到了自己的元神身上。

    它抱住徒弟方善水的手指,神情几变,不过身前的徒弟方善水都没有注意。

    方善水似乎还在纠结着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么一个梦,莫非是修炼的不够,无法斩却烦恼**,被心魔反噬了?

    在方善水思索的时候,手办师父飘到了他肩膀上,指指外头的夜晚,两人这一觉过去,已经到了夜晚,

    方善水也没想到竟然过去这么久了,院子里的宅灵鬼仆们,都到了更活跃的时间,不是玩电脑就是看小说,还有的用自己赚到的香火钱聚众吸香火。

    这时,方善水被手办师父拉扯了起来:“师父?”

    方善水倒没有挣扎,一路被手办师父拉进了屋里,看着手办师父将房门锁死,并将窗户全都用煞气封住。

    方善水:“……”

    手办师父松开方善水的手,飘到床铺上,扯开上头的被子,一副贤良淑德为徒弟暖被窝的样子。

    窝在被子里的手办师父抬头,冲着站在门边发愣的徒弟拍拍床铺,示意徒弟过来睡觉。

    方善水总觉得似乎有点不妙的样子:“师父,你刚刚,是不是也做了什么奇怪的梦?”

    没有。

    完全没有。

    手办师父一脸纯洁地摇着它的小脑袋,一副我做的都是正常梦,啊呸,我是个僵尸不会做梦的样子。

    方善水不太相信。

    手办师父又在那里用自己的一双小手,拍拍身下几乎像汪洋一般的被褥,诱惑徒弟过来。

    方善水感觉不太对,狐疑地看着手办师父:“师父,你的欲尸寄身是不是……要再次出现了?”

    手办师父一愣,小手抬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好像要下意识地从身体中抓出什么身影一样,不过并没有。

    当初已经快要被斩出来的欲尸寄身被它爆掉了,无法分离的欲念全部回归它的身体,如今这么骚动的样子,似乎还真有点徒弟说得这种可能。

    手办师父小手托腮地沉吟着,不过随即又振作起来,又扑扑地拍起了被褥召唤徒弟。

    双修。

    欲尸寄身什么的,多双修几次,估计就斩离出来了,不用多管。

    方善水无奈又好笑地看它一眼,还是走了过去,将手办师父从床褥间捞了起来。

    方善水倒是不在意和师父双修,只是刚刚做了那么一个梦,莫名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说起来,双修的话是灵体交融,是比梦中还要羞耻且贴近灵魂的感觉。

    只是梦中梦到的那个时候,方善水还一心将师父当师父,没有手办师父后来天天腻在他身边,让他习惯它的懵懂变化和碰触,突然被自己一直敬慕的师父推到了……想起梦中的惊慌和错愕感,方善水现在都觉得心中有些发颤。

    正想着,被捧在掌中的手办师父,忽然钻入了他的丹田中,方善水感觉到意识仿佛被两分,内视中似乎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到师父抱住了丹田中的他的元神。

    方善水正想要将意识完全抽离,进入丹田之中,这时,一只手从后方伸过来,尖长的指甲轻轻地搭在方善水的腰间,阻止了方善水。

    方善水一愣,回头就对上了梦中时师父的那双红得有些暗沉的双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