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30
    ☆、第一百三十章狼□□剂

    “那么,波特先生,你能告诉我今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吗?”阿不思·邓布利多将目光转向了詹姆·波特,甚至还安慰的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百度搜索""每天看最新章节.)

    詹姆·波特咬了咬嘴唇,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卢修斯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人推开。

    来人急匆匆的说道:“卢修斯,那个宿舍一个人都没有,他们都去了哪里?”

    随即,来人便注意到了办公室中的这些人,在看到了失踪的学生中的一半都在这里之后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克制的绷紧了脸上的表情,对着白发老人点点头,“阿不思。”

    阿不思·邓布利多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已经听到了麦格教授刚刚的话,再看到卢修斯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他只能问道:“米勒娃,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米勒娃·麦格已经意识到了这间办公室中气氛的不同寻常,但是又完全摸不清究竟出了什么事。

    只好一五一十的回答:“詹姆·波特、西里斯·布莱克、莱姆斯·卢平、彼得·佩迪鲁他们四个人都不在宿舍,不过现在已经看到了两个。”

    阿不思·邓布利多点了点头,“西里斯·布莱克受伤了,已经被送去了医疗翼。”说完,他再次转向詹姆,“那么,波特先生,你能告诉我卢平先生去哪里了吗?”

    詹姆·波特吞了吞口水,他终于意识到了今晚事情的严重性,他也忽然明白了西里斯·布莱克为什么会在西弗勒斯·普林斯走进尖叫棚屋的时候那么愤怒。

    今晚他的这些小算计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恶作剧了,尤其是在已经惊动了教授和校长的情况下。

    现在他非但没有报复成功,更可能的是将他的好兄弟——莱姆斯·卢平一手推向深渊。

    他十分清楚的知道莱姆斯究竟有多珍惜能够到霍格沃茨上学的机会,因此他总是十分的努力用功。

    虽然成绩比不上斯莱特林那几个变/态,但是也从未跌出过年级前十。比他和西里斯这种总是低空飞过及格线混日子的大少爷要勤奋好多倍,就连总是畏畏缩缩的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彼得偶尔成绩都要比他们好。

    更何况,这学年开始,莱姆斯·卢平还是格兰芬多的级长,更能证明他的优秀。

    可是现在呢,如果他说出莱姆斯·卢平就是那头被锁在尖叫棚屋的狼人呢?

    莱姆斯的下场绝对是被开除出霍格沃茨。

    莱姆斯一定会恨死他的。

    张了张嘴,詹姆·波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的嘴唇颤了颤再次闭紧了,他有些哀求的看向阿不思·邓布利多。

    在这一刻,他也看清了邓布利多校长眼中的神色,那是浓浓的失望。

    他的心如遭雷击,有些怯懦的低下了总是骄傲的高昂着的脑袋,却仍旧紧紧的闭着嘴巴,他不能说。

    “莱姆斯·卢平就是那头狼人。”就在这时,一直低着头不开口的西弗勒斯开口了。

    “你……你怎么敢?”詹姆·波特暴怒的站起身,通红着眼睛就要向西弗勒斯扑过去。

    西弗勒斯平静的抬眼直视着詹姆·波特,“我为什么不敢?”

    随即,已经扑出的詹姆·波特便被坐在西弗勒斯身边的莫尼古斯一个魔咒打飞了出去,“波特先生,请你保持冷静,我不希望我的弟弟今天受到第二次伤害。”

    “哦,梅林。”刚刚反应过来的麦格教授立刻挥动魔杖接住了摔落的詹姆·波特,有些愤怒的说:“普林斯先生,我希望你可以收起你的魔杖。”

    莫尼古斯耸了耸肩,将自己的魔杖插回臂环,“真抱歉麦格教授,我只是正当防卫,不希望我的弟弟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伤害。”

    麦格教授也知道莫尼古斯说的不假,确实是詹姆·波特想要攻击西弗勒斯·普林斯在先,而他的反击在后。

    用的也不是攻击力多强的魔法,只是将詹姆·波特甩了出去。

    将詹姆·波特按在座位上之后,麦格教授警告道:“我希望各位都能冷静一点,我并不愿意将你们的手脚都束缚住。”

    阿不思·邓布利多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笑容,他严肃的看向西弗勒斯,说道:“普林斯先生,我希望你能够为你所说的话负责,你的意思是莱姆斯·卢平是一个狼人吗?”

    西弗勒斯轻嗤一声,带着满眼的嘲讽看向阿不思·邓布利多:“我想校长先生一定上过黑魔法防御术课,关于狼人的那一节课还记得吗?狼人的特征需要我为校长先生复述一遍吗?”

    “哦,这里真热闹,”卢修斯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我听到有人说起了我负责的课程?有什么需要我为大家解惑的吗?”盖勒特·格林德沃走了进来。

    看到他走进来,阿不思·邓布利多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揉了揉太阳穴,他觉得今天晚上真的是够热闹了。

    “不,并不需要。格林教授可以在这里旁听,也可以出去帮忙巡逻,我想今晚巡逻的教授力量并不太足够。”阿不思·邓布利多无力的说。

    盖勒特·格林德沃给自己弄出一张舒服的沙发坐下,这里这么热闹,他当然要留下看戏,怎么可能去黑乎乎的城堡里晃荡。

    “波特先生,普林斯先生说的是事实吗?”阿不思·邓布利多再次转向詹姆·波特。

    “不,不是。谎话,他在说谎。”詹姆·波特焦急的吼道,他绝对不能让人知道莱姆斯是狼人的事实。

    西弗勒斯淡淡的说道:“那么,波特先生,能告诉我们一向形影不离的劫道四人组中,那个月亮脸去了哪里吗?”

    “这……这……”詹姆·波特一下语塞,是啊,莱姆斯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我想他在城堡里探险,明天就一定会回来的。”

    对,明天莱姆斯恢复了人形,谁也不知道他今晚被锁在了尖叫棚屋。

    西弗勒斯仿佛看着白痴一样的看着詹姆·波特,“你的脑子里都被芨芨草塞满了吗?我们今晚就去那个密室守着那个狼人,看看他在天亮的时候究竟变成了谁,怎么样?”

    詹姆·波特张大了嘴,哑口无言。最后,他颓丧的低下了脑袋,再也不发一言。眼眶中却蓄满了泪水,一滴一滴掉在地板上,溅起一个个小水洼。

    “那么,我想问一下,普林斯先生是为什么会到那里的呢?”阿不思·邓布利多再次问道。

    西弗勒斯咬了咬嘴唇,他的脸看起来有些苍白,但是似乎比刚刚来到办公室的时候要好上很多,似乎已经从惊吓中走出来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是詹姆·波特在下课的时候拦住了我,说要与我决斗,并且约定了时间和地点。是他将我带到那间密室里的。”

    阿不思·邓布利多点了点头,他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有些头疼的看了看这一屋子人。

    没想到刚刚开学没几天就出了这样一件事,而且还是他打算当做继承人培养的詹姆·波特惹出来的,这让他十分的失望。

    莱姆斯·卢平是他多年前布下的棋子,没想到还没有发挥作用就已经被詹姆·波特毁掉了。而且更可能给他惹来无穷的麻烦,上次因为海格的事就已经够让他焦头烂额了。

    对于詹姆·波特与普林斯家两兄弟之间的事他并非一点不知道,可是没想到只是因为一个女孩儿,就让詹姆·波特这样的不冷静。

    眼下这件事情又不能不处理,不然这间办公室里代表着的形形□□的势力,都会给他不小的压力。

    从卢修斯·马尔福、盖勒特·格林德沃进驻霍格沃茨开始,这里便不再是单纯的学校了,这里已经沦为各方势力角逐的战场了。

    想了想,阿不思·邓布利多下了决心,“孩子们今晚都住在医疗翼吧,让波比为你们检查下身体,确定你们健康我才能放心。”说着,看了看几个成年巫师,“至于教授,我们去那个密室,看看那个孩子吧。”

    现在,他已经不得不承认那头狼人就是莱姆斯·卢平了。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他们知道阿不思·邓布利多做到这一步就是已经决定让莱姆斯·卢平退学了,毕竟他们不可能让一个狼人继续在霍格沃茨念书。

    “等一等,校长先生。”就在这时,西弗勒斯站了起来,叫住了往外走的阿不思·邓布利多等人。

    所有人都转身看向了西弗勒斯。

    西弗勒斯直视着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眼睛,语气中少有的带着点恳求道:“邓布利多校长,我能请求您别开除莱姆斯·卢平吗?”

    闻言,所有人都静了下来,詹姆·波特更是张大了嘴,像是看怪物一般看向了西弗勒斯。

    阿不思·邓布利多一愣之后就笑了,“我能问问普林斯先生做出这个请求的原因吗?”

    西弗勒斯想了想之后说道:“我并不是刚刚发现他是一个狼人,确切的说是在两年前。而我是普林斯家族的一员,所以我在改良狼□□剂,莱姆斯·卢平在两年之中给了我很多帮助,我们的研究也即将成功。”

    说着,他转向了詹姆·波特,“今天晚上的事,我想波特先生也只是和我开了一个玩笑,既然没有人受到不可挽回的伤害,我只希望他给我道歉就算了。”

    阿不思·邓布利多满意的点了点头,刚想说些什么。

    站在他身边的麦格教授皱着眉头开口,“可是,莱姆斯·卢平仍旧是一个狼人,如果在他月圆之夜控制不住自己,咬了其他的小巫师怎么办?我们必须得为霍格沃茨所有的小巫师负责。”

    阿不思·邓布利多将刚刚打算说出的话吞了下去,他的眸中划过一丝无奈。

    原本他打算借着西弗勒斯的台阶将莱姆斯·卢平留在霍格沃茨,却没想到被自己衷心的下属一顿抢白,这话还真的不好说了。

    他一直知道米勒娃·麦格对于孩子们是多么的负责,也知道在一些关于原则的事情上面是多么的固执。

    这也是当初莱姆斯·卢平入学的时候,他没有将他狼人的身份告知米勒娃的原因。

    “我研制的药剂已经接近成功了,那么以后他只需要在月圆之夜喝下我的药剂睡上一晚就好,并不会伤害别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