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2章
    罗城门到皇宫的距离不近。本文由 。。 首发

    作为聚集最多山民的一扇门,从城门往内的很长一段路都非常拥挤,背着竹筐的平民,或者佝偻后背的山民。狭窄的道路旁有脏兮兮的小贩,在路两边卖一些只有贱民才会用的破烂货。

    所有人都表情麻木,因为污垢过多身上灰蒙蒙一片,有苍蝇在人身边嗡嗡直响,走过的武士都不由拧起眉头,试图屏住呼吸,屏蔽阵阵传入口鼻中的恶臭。

    在这肮脏的环境下,于撕扯过程中斗笠被摘掉的伊尔迷以及穿着白色狩衣的安倍晴明就显得格外显眼,说他们闪着光也不为过。

    伊尔迷一脸深沉地对系统吐槽:“小仙女自带闪亮buff,和世界第一的美少女照桥心美一样。”始终忘不了红极一时泡面番中的美少女,明明画风都差不多,只有她一个人周围笼罩一层金光,那一刻,小仙女意识到,普通的女孩和世界第一美少女之间的距离就只有一层金光而已!

    安倍晴明比小仙女还要淡然,他嘴角甚至还噙着闲适的笑容,看向同样被捆绑起来,没有挣扎的伊尔迷问道:“为什么要用斗笠将脸遮起来,明明有一张能惹无数姬君哭泣的脸蛋。”他关注的重点很不对,起码和现在看似紧急的情况不相符。

    然而伊尔迷的表情同样没有因为环境改变而产生波澜,他甚至还有情调再装一波逼,对着安倍晴明说,“红颜之下结尾枯骨,长相如何,与我又有何关系。”虽然说得牛逼哄哄很有高人风范,但是小仙女心中却在叉腰狂笑,我就是长得美,我是世界第一的小公举!

    系统:哦。

    如果我是你妈,看我不打死你。

    “真是超脱世外的想法。”安倍晴明调笑道,“大概也只有画师大人这等方外之人,才会不在乎肤浅的皮相。”

    “但画师大人,人,可是会因为外貌而改变心意的。”

    “别说话!”羁押他们的武士头头厉声呵斥,在他看来,支队伍中唯二不紧张的也就只有身为犯人的阴阳师和妖道了,别说他手下的人,就算是他自己都怕得要死。

    阴阳师的手段向来神鬼莫测,如果他们有心夺取自己的生命,也就是一个诅咒的事,甚至连亲自动手都不需要,即使相隔万里也能杀人于无形,在这人类与鬼怪共存的年代,没有灵力的普通人对灵能力者是充满敬畏甚至恐惧的。

    安倍晴明作为阴阳师的名声非常大,有人说他是白狐之子,所以天生就带有强大的灵力,又有人说他懂得存在于人世间的所有咒术,能力神通广大,甚至可以颠倒阴阳。

    年轻的白狐公子是殿上的红人,都说他没有成为阴阳头是因为年纪过小资历不够,要不然以他的能力早就成为了执掌阴阳寮的大阴阳师。

    没人想得罪这样一个人物,甚至以勇武忠心而被世人称道的武家子也是如此,他们可不希望一觉睡下来就在梦中被送往阴界,看不见第二日升起的朝阳,或者干脆被妖怪吃掉,因为诅咒而化作鬼怪,这些死法真是一个比一个恐怖。

    武士的呵斥仅仅是表面功夫,羁押他们的人没有因为上司的责怪而加大力道,虽然面上看起来凶恶,但不过是色厉内荏,虚张声势罢了。

    绳子系得很松,隔着厚衣服连印子都不会留下,搭在两人身上的手只有指间部分微微用力,做个表面功夫,讲道理,要不是上司盯着他们,武士恨不得手都离安倍晴明二米远。

    在宫中行走的他们都听说过关于这位年轻阴阳师的传说,因为年轻而被大臣嘲笑,指着从身边飞过的无辜蝴蝶说,如果是阴阳师的话一定能简单杀死它吧?抱着晴明不可能做到的看笑话心理,却发现对方摘下一片叶子,叶如利刃般将蝴蝶精准地分为两半,如此举动让想要嘲笑他的大臣吓了个屁滚尿流。

    飞花摘叶皆可为利刃,随时随地都能夺走他们这些凡夫俗子的性命,手段变化之多让人防不胜防。

    从此,那几位大臣便避着安倍晴明走,想来他的手段给他们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羁押伊尔迷的武士看他的同僚,眼微微扫过他如玉般洁白的侧脸,深深吞咽一口口水,对方看管的人物起码还是半个人类,他这里却是披着人皮的鬼怪。

    伊尔迷感觉到来自背后的打量视线,微微一回头,那武士马上就把头垂下来,连回瞪的勇气都没有。

    和鬼怪对视的人,会被他们拉入深渊,老人家的告诫在他心中回荡,忍不住埋怨自己怎么会摊上这倒霉差事,说真的,他宁愿去捉凶恶的凡人,或者被发配到岛屿上与刁民作战,也不想在平安京内与鬼怪打交道。

    伊尔迷:啧啧啧,又一个被小仙女惊人美貌而折服的人类xd。

    系统:呵呵。

    我看他是怕你怕得要死吧?

    他们走过朱雀门,伊尔迷抬头,看向门顶振翅欲飞的朱雀,红得像一团火焰,将气凝聚在眼睛中,则看见以朱雀雕像为中心构筑而成的防护罩,薄薄一层,却闪烁着耀眼的金光,这大概与其中有神明的力量有关。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圣兽守卫四方,以它们的雕塑为中心,支起将大半个平安京都笼罩在其中的防护罩。

    伊尔迷认真思考,对系统问道:“是不是我打破一个雕像,结界的一角就破裂了?”以此类推,打破四个,那平安京就会如新生的婴儿一样,赤果果暴露在瘴气之中。

    系统没有回答伊尔迷的问题,反而因为他的话心生警惕。

    “你想干什么。”语气跟审犯人似的,“别想搞事情啊我告诉你,咱们搞到妖刀姬就立刻走人知道了吗?”

    伊尔迷心说这还用你提醒?我宝贝弟弟在千年之后等我,当然速度越快越好。

    只不过,多想一个点子,那到时候就多一条路。他微微低头,因为阳光无法照射到,半张脸都藏匿在阴影之中。

    记住平安京的弱点,关键时刻说不定派的上用场。

    阴阳师和伊尔迷步伐从容,被武士们簇拥着来到殿上,红发的源博雅坐在天皇下首,眉头紧锁,但因其英俊的面容即使做如此表情也不显凶恶。

    年纪不小的天皇坐在竹编而成的垂帘后面,殿外跪着一众阴阳师,为首的那一个身着橘红色狩衣。

    安倍晴明看那阴阳头,笑了一声,伊尔迷从中听出了浓浓的不屑。

    “小仙女被牵连了。”他对系统说,“明明是那些阴阳师看安倍晴明不爽,怎么把我也捉过来了。”

    系统无语,对他提醒道:“你才是主犯谢谢。”垃圾宿主被捉来明明是因为持有百鬼夜行卷轴而被指认为诅咒皇太子,坦白来说和安倍晴明一丁点儿关系都没有,这么想来,倒霉的是同行的安倍晴明才对。

    虽然看他神色,并没有因为被牵连而不悦。

    “犯人已经带到。”武士停了下来,头戴盔甲的队长向竹帘后的天皇汇报,明明是他儿子受到了侵害,但天皇本人却还是一派不急不缓的淡定模样,相反,下面的左大臣和右大臣却激动异常。

    “你就是号令百鬼之人!”率先发难的竟然是与此事毫无关系的右大臣,他的女儿失宠,政敌左大臣的女儿任子皇妃却诞下皇太子,近日里时常一副气短的愤怒模样,现在对上伊尔迷仿佛要把憋屈全部释放出来。

    伊尔迷抬头,那双属于彼世的幽深瞳孔让上首的两位大人都陡然一惊,甚至连坐在竹帘后的天皇都不由打了个突。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漩涡一样,即使相去甚远,都能感觉到瞳孔中诡异的吸引力,简直能摄人心魄。

    左大臣尚未失态,只是展开扇子遮住自己因为瞬间涌上心头的恐惧而露出的惧怕表情,呵责的右大臣直面伊尔迷的杀必死视线,竟直接后退几步,要不是身份摆在那又很要面子,他甚至会直接跌坐在地也说不定。

    “此事与画师无关。”身为殿上臣的源博雅再一次对天皇开口解释,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已经解释很多次了,奈何事关皇太子,兹事体大,橘红衣服的大阴阳头藤村又坚持是有恶鬼作祟,并非他三言两语就能阻止,所以才闹了这么一出。

    “鄙人在绘制百鬼夜行卷。”伊尔迷惊吓完在场所有人后才接着开口说道,“但皇子被恶鬼侵蚀一事确实与鄙人无关。”

    “晴明。”左大臣眉头紧锁,但安倍晴明曾经帮他三番两次驱散恶鬼,他对安倍晴明还颇为信任,“你有什么话要说?”

    安倍晴明嘴角噙笑,镇定自若地回答道:“昨日,我与画师大人一同前往北部森林,源博雅大人也可作证。”视角一转,看向红发青年。

    “没错。”源博雅也不再看天皇,反而将视线转向站起身,胸膛不断起伏的右大臣,“您是在对我的出行质疑吗?”

    身为先皇之孙,年纪轻轻就做到殿上臣之位的源博雅绝对出生高贵,就算是两位大臣也不敢和他正面硬碰硬,特别此人还灵力强大,除妖本事并不低于安倍晴明,有很多危及平安京的大事都需要源博雅出面解决,所以大臣可以问责安倍晴明,但是对于出身高贵的源博雅是万万不敢正面怼的。

    站着的大臣死不承认,情急之下便换了种说法:“您怎么会做如此想法,源博雅大人。”他向下看,眼神和大阴阳头藤村有一瞬间的交汇,仿佛确定了什么,又变得自信满满,“但毕竟是持有百鬼的妖人,想来对他来说欺骗世人,改变人心也是极其简单的一件小事。”这话说的,就差指着鼻子对源博雅说你被骗了。

    脾气爆裂的红发青年眉头紧皱,似乎还想说什么,但伊尔迷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他头昂起,在殿中的所有人都能看见他那张精致的,没有生气的,美丽却不似人类的脸,平静如死水,眼前的一切纷扰都不能让他为之色变。

    “你说错了。”他直勾勾看向涨红脸的右大臣。

    “人心,是不可以改变的。”

    时间有一秒的停滞,就好像录音机忽然被按下休止符,喧闹的音乐声戛然而止,他那句话就好像是什么咒语,眼底的黑洞又仿佛能将人类的灵魂吞噬,但凡是视线接触到伊尔迷瞳孔之人都无法再将视线移开,这里毕竟是平安京,对于日日夜夜都咏物悲之美的贵族们来说,这世界上难道还有比黑与白相互交融更加魔性的美了吗?

    无法移开视线,甚至连打断他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呆呆地将眼睛黏在他的脸上。

    这一定是什么妖术吧?

    “一派胡言!”右大臣猛然惊醒,交叠在一起的几层官袍都被汗水淋湿,整齐束在乌帽子里的鬓角从帽子边沿落下,湿哒哒地贴在脸上,看上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如影随形,能让人窒息的恐惧感。

    系统看不下去了,对他欺负普通人的垃圾宿主说道:“对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放恶念,你至于吗?”他倒不是同情这里的人,看在这世界被小仙女入侵的份上,他已经说不出更多的同情话语了,只是单纯吐槽辣鸡仙女的行为,简直就像个喜欢恶作剧的小孩子好吗?

    “这证明我充满了童心。”不知廉耻的小仙女是这么回答系统的。

    哦,好吧。

    这把年纪还自称小仙女,像什么样子哦!

    明明已经是大仙女了。

    “必要要将这等妖人缉拿!”他回头对天皇说道,“夺下他施展妖术的卷轴,看他还能做什么事。”

    啊啊啊,果然目的是卷轴吗?伊尔迷眼皮跳了一下,怎么说,还真是没有新意。

    而且连借口都找不好,他对系统吐槽道:“明明夺取卷轴和诅咒皇子之间根本就没有多少联系好吗?强行找借口,吃相也实在是太难看了吧?”和敬业的小仙女完全不一样,他可是为了更加顺理成章地出现在江户,为画师大人这个身份做出超级丰满的人设哦。

    天皇还没有说话,从刚才开始一直作壁上观保持沉默的安倍晴明却开口了,真不愧是他,第一句话就如同一道惊雷,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炸醒了。

    “既然皇太子被诅咒,那不如让我们去看看。”他看起来自信极了,“如果解除了皇太子的诅咒,那是否就能证明画师大人无罪?”

    右大臣立刻呛他:“是你们下的诅咒,当然能够解除。”直接对武士使眼色,“快点将那妖人斩了,将他施术的卷轴找出来!”

    “慢着。”眉头紧皱的左大臣终于开口,打断了因为惊慌而随意下达命令的政敌,“你要是越过天皇大人下达命令吗?”一句话就让站着的人不敢轻举妄动。

    “我建议让他们试试,天皇大人。”源博雅终于刷存在感了,身为武者,他的感官比普通人要灵敏数倍,刚才从伊尔迷身上散发出沉重如山岳的气势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会误以为是错觉,但他捕捉到了,虽然短暂,但那不同于灵力的气,是真实存在的。

    隐晦地看自称画师的男人一眼,对帘子后安静如傀儡的天皇建议道:“晴明是平安京数一数二的阴阳师,曾经协助与我处理了不少棘手事件,让他一试,或许能让皇太子恢复正常,您意下如何。”

    天皇沉吟一下,对源博雅说道:“也好,就让他们试试吧。”

    伊尔迷发现,从天皇说那句话开始,这里的气氛就明显改变了,他的洞察力很强,任何小动作都逃不他的眼睛,所以就理所当然地捕捉到了阴阳头的动作,他穿的狩衣颜色那么明显,怎么会以为自己做小动作不会有人发现呢?

    藏在宽大袖子下面的手掐了个诀,然后距离安倍晴明和伊尔迷最近的武士就忽然动了,像失心疯一样地高举□□冲向他们。

    伊尔迷:卧槽!

    系统:卧槽!

    “我就说这是冲着安倍晴明来的,你还不信!”对他来说,小小的一把□□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儿,但是他想不到如何优雅文艺地制服那武士,干脆就淡定坐在原地,见其他人方寸大乱,脑海中和系统的小剧场就没有停过,“我跟那个衣服超闪亮的阴阳师根本就无冤无仇好吧,一定是安倍晴明惹的祸!”

    系统这时也不得不承认了,因为那人隐晦的打量视线80%都落在安倍晴明身上,伊尔迷这个大活人简直就是陪衬好吗,现在提刀武士也是朝安倍晴明去的,跟垃圾仙女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里的人反射弧都长,大概是没人想到有人敢在天皇面前众多大臣都在的时候贸然动手,就算是护卫都没有第一时间阻止武士的行动,等到他们回过神来,人都跑到安倍晴明面前去了。

    这男人也不抖,天知道他怎么做到的,束缚在身上的麻绳脱落,稍微一侧身就躲过了武士的致命一击,然后伸手掐了几个诀,伊尔迷就感受到束缚他的绳子也脱落了,直起身站到一旁,见被咒控制的癫狂武士还没有人缉拿,有心刷一波存在感来显示自己的不同寻常,勾勾那些对百鬼夜行卷轴垂涎的野心家们的馋虫,干脆大材小用展开了sr式神绘卷。

    “捉住他,般若。”被他吓得胆战心惊的妖怪一听见这声音就打个激灵,才被召唤至此地,身体下意识地服从命令,伸手,癫狂的人类便被鬼束缚住。

    又是死寂,从伊尔迷出现在皇宫开始,这里死寂了多少次了?如果说刚才武士大胆妄为让贵人们如惊弓之鸟恨不得四处逃散,现在无端出现一个sr级别的大妖,然后瞬间就将挥刀的武士束缚住,他们几乎害怕地说不出话来。

    无法带弓箭上殿的源博雅半跪在地上,眼神死死锁定在鬼身上,迅捷如豹,随时随地就能扑上去,在场的阴阳师也并非都能招架住sr级别的妖怪,脸色清清白白,将藏在袖子中的符纸全部掏出来,恨不得立刻就像妖怪扔过去。

    般若将昏迷的武士平放在伊尔迷声前,柔顺地低头,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他有介乎两种性别之间的美貌,无论是男是女都会被这种妖异的美折服,但现在却没有人会因为他这美貌而色心大起。

    心,被恐惧占领了。

    “做得很好,般若。”伊尔迷说完这句话,就合上了卷轴,“回去吧。”话音刚落,突兀出现的妖怪就化为碎片,怎么来就怎么离开,来去无声,京都的结界被视为无物。

    角落里,有人的呼吸声变得沉重。

    太不可思议了,竟然在皇宫内毫无副作用地召唤出sr级别的妖怪,那个百鬼夜行卷轴,简直就是神明赐予的宝物啊!

    安倍晴明眯起眼睛,眼神中蕴含着探究、疑惑等一系列复杂的情绪,画师这个人实在是太神秘了,每当他以为自己了解对方一点,他就会用行动告诉自己他知道的还太少,深不见底的大海,无论人多么用力地向下潜,都无法触及真正的海底深处,他对于伊尔迷的探究便是这样,不断猜测,不断占卜,但却永远无法知道对方下一步会做什么。

    同理,他也不知道这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过,稍稍有点在意啊,他用袖子遮住自己的下半张脸,看似惊讶于忽然出现的妖物,实际上却只是借此动作来遮挡自己惊讶的表情。

    哎,手上没有蝙蝠扇,都不适应了。

    般若,是性格那么好的妖怪吗?他想到了雪白的脖颈,顺服的态度,就算是家畜也不一定比他表现得更好。

    安倍晴明想,他怎么记得,般若是因为嫉妒而产生的妖怪?而且性格是与他外表截然不同的残暴,且别说是被他屠戮的人类村庄,就算是死在他手下的阴阳师也有一个小队。

    sr中少见的以杀人类为乐的妖怪,又天性狡猾,和他碰上,几乎就是必死无疑。

    这样的妖怪,什么人才能让他臣服甚至是恐惧呢?

    他没有漏掉,在听见伊尔迷声音时,妖怪脸上一闪而过的僵硬。

    安倍晴明不知道那僵硬代表了什么,但放在人身上无疑就是恐惧了吧?什么人能让残暴的般若感到恐惧?

    好像,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伊尔迷日记:

    一时大意露马脚。

    作者有话要说:  我竟然在机场的汉堡王把这章码完了,叫我业界劳模!

    沐言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1-10 14:08:46

    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1-10 14:28:29

    21650462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1-10 16:23:49

    21650462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1-10 16:24:12

    谢谢地雷么么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