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3章
    24小时内, 西索见了伊尔迷两次。

    第一次, 伊尔迷正在捣蜂窝,不明所以的包子脸西索看他,问道:“你在干什么, 小伊。”

    伊尔迷头也不回, 说:“我在收集蜂蜜。”

    并不知道阿布蜂蜜液体黄金大名的西索不明所以,我知道你在搜集蜂蜜,问题是,搜集那个干什么?

    并不知道伊尔迷在干什么的西索没有得到回答,他顶着一张包子脸, 离开了。

    过了一个小时,和考生玩过小游戏的西索又遇见了伊尔迷, 现在的揍敌客家大公子正在挖坑。

    西索又变成了包子脸, 他发誓这绝对是西索人生中变成包子脸最多的一天, 他经常搞不懂伊尔迷在做什么, 不是因为他的面瘫脸, 万能的魔术师能够分辨出微小的情绪改变,即使是伊尔迷,也能看透他的想法。但西索得承认,就算知道伊尔迷现在的情绪为何,万能的魔术师也总是在对方身上折戟,因为他不知道伊尔迷究竟在做什么。

    他的一切行动,都无迹可寻。

    “我在挖洞。”伊尔迷回头,一如既往地瘫着脸,但眼中却闪烁着某种类似于愉悦的情绪,一闪而逝,但被西索捕捉到了,所以他知道,现在伊尔迷的心情很好。

    “我决定来一场深度睡眠,当做短暂的休息。”收集了很多液体黄金,伊尔迷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到他弟弟在看见那些美味时欢呼雀跃的样子,他很满意,所以决定找个令他愉悦的方式来度过剩下的时间。

    比方说,睡觉。

    系统:不,我一点都不觉得你弟弟会欢呼雀跃。

    特别是在他们知道,伊尔迷究竟是什么时候在哪里收集到蜂蜜之后。

    相信系统,奇犽只会感受到无边无际的恐惧。

    伊尔迷安心地躺下了,他在西索不知如何形容的视线中用泥土把自己埋了起来,天知道他怎么做的,这块土地看上去平整得可怕,和周围地貌融为一体,一点新填上的痕迹都没有,要不是西索见证了伊尔迷的刨土行为,很难想象下面竟然还有一个人。

    他应该找点别的打发时间,西索想,找点让他感到愉悦的事,把伊尔迷带来的刺激给冲刷掉。

    有了,他想起了有趣的人,竟然忍不住伸出舌头饥渴难耐地舔嘴唇,他有了一个好主意。

    还有什么,比验证青涩的小果实更让他高兴的呢?

    或许他还可以和小伊的弟弟玩玩,西索看了平实的土地一眼,看在小伊未来20个小时都不会出现的份上。

    机会难得,必须要好好把握。

    一起行动的小杰一行人并非任何时刻都抱团,如同野兽一般敏锐的小杰负责带路,他是所有人中最熟悉岛屿和森林的人,野性的直觉足够他规避大部分风险。

    “我们不能去有蜜蜂的地方。”身为大脑的酷拉皮卡制定粗略的战术,从阿布蜂蜜的市值他就能推断出这里蜜蜂的危险性,定然对得起蜂蜜远远超过黄金的价格。

    而且这地方的危险绝对不仅仅是蜜蜂,酷拉皮卡想到,且别说其他在暗中蠢蠢欲动的考生,这座岛屿定然还有其他不安全的地方,只是现在的他们还没有发现。

    “有熊的味道。”小杰扒在一颗树上,他的嗅觉灵敏得惊人,一般的猫狗绝对比不上他,鲸鱼岛上也有熊,味道和阿布岛上的棕熊有微妙的差别,但是大体上还是相似的,他盯着树干,果然在上面发现了熊的抓痕,锋利而且巨大。

    “这里的熊体型很大。”他摸摸抓痕,很深,“而且力气很大。”

    奇犽双手抄在脑袋后面,他是这里最悠哉的一个,亚露嘉也差不多,在和熊猫玩偶玩耍,只要避开西索,这里没有人能伤到他们。

    唯一的问题就是大哥的眼线,奇犽将脑海中的人物图像检索了无数遍,除了他认识的小杰一行人之外,所有人都很可疑,但也正因为此,他无法判断出哪一个才是线人。

    奇犽要找到他,并且杀了他,银发小孩儿眼神黯淡了一瞬间,那是他心生杀意的证明,他要拖更多的时间,而且只要是被伊尔迷做成针人的人本来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并非找借口,他需要逃离伊尔迷的监视,送对方上西天只是顺带的。

    “我要往深处走。”酷拉皮卡有新的发现,他必须向某个方向前进。

    小杰说:“刚才我闻到了奇怪的味道。”他准备去看看那究竟是什么。

    两人的目的地在相反的两条路上,他们得分开。

    “我跟小杰去。”奇犽第一个举手表决,记住,他只是一个12岁的孩子,很任性,理所当然会选择玩得最好的小杰,他们才是好朋友,至于雷欧力和酷拉皮卡,是一般朋友。

    “我跟着哥哥!”亚露嘉举手表决,动作憨态可掬,没人能猜得到他也是杀手,即使奇犽自报家门也一样。

    奇犽像个聪明的孩子,而亚露嘉像个普通孩子,这两者间有本质区别。

    伊尔迷很喜欢亚露嘉的气质,因为他认为,这个弟弟能轻易地潜入一些危险场所,他甚至不需要可以学习掩盖自己危险的气质,因为亚露嘉没那玩意儿。

    如果是揍敌客家的其他人,想要别人相信他们无害还要费一番功夫,调整气息,伪装,但是亚露嘉却不一样,他有让人失去戒心的本能,这是一种天赋,放在潜入性暗杀中实在是再好不过,他能欺骗所有人的耳目,然后在对方震惊的眼中掏出心脏。

    雷欧力“啧”了一声,说:“那我跟着酷拉皮卡。”他没的选,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安全点,三个小孩儿绑定在一起,他这个成年人只能换条路。

    18岁的成年人还是很有责任心的。

    “六个小时后,我们在这里见。”敲定了时间以及聚集地,随后便利落地分成两路。

    一直悄悄潜伏在树上的人笑了,他看看向不同方向走的两伙人,没有多做思考就跟上了三个小孩儿,论数量他们更多一点,论实力,别开玩笑了,就算能闯过第二关,他们也只是小孩儿而已,换言之,在众多幸存的考生中是最弱小最方便下手的,他带的80枚子弹但现在都没有出膛,在这一关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荒野求生,那是什么狗屁玩意儿,自以为聪明的狙击手以为这只是猎人协会的又一重幌子,而聪明机智的他看透了本意,明明是让他们互相厮杀直到剩下一小部分人,没听考官说要把人减少一半吗?在这样一个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小岛上除非自相残杀还有别的方法?

    就让那些没有看明白考题真相的考生成为他的枪下亡魂吧!他带上狙击镜,跟着小杰他们一路向前走。

    一下子干掉三个,这也算是不小的功绩了。

    “感觉到了吗,亚露嘉?”奇犽笑了,有点邪气,“又是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蠢货。”

    “他选择了我们,哥哥。”亚露嘉也笑了,“因为我们是孩子?”

    “你们在说什么?”跟着莫名气味一路向前的小杰突然回头,“是从进入树林后就一直跟着我们的那个人吗?”

    奇犽眼睛睁大:“你也知道啊?”他以为发现的只有自己和亚露嘉。

    “但是他为什么跟着我们?”小杰很奇怪,考官说这一关是荒野求生,那他就用字面意义来理解,避开森林中的猛兽,寻找食物,以小杰的嗅觉很容易就能知道这座岛并不安全,起码比他居住的鲸鱼岛危险多了,所以小杰一直都很谨慎,那人的动作对他来说已经足够轻,但是味道却挺重,狙击手昨天在飞艇上洗澡了,人造香波的味道在充满海风腥咸味的海岛上很明显,所以一开始,小杰就知道他在跟踪自己一行人。

    只是不知道为何,他选择了跟着自己,而不是酷拉皮卡他们。

    “谁知道。”奇犽在回答小杰的问题,又是吊儿郎当的样子,眼神狡黠,熟悉他的人一定知道奇犽又在骗人了。

    但是小杰不知道,他是个单细胞生物,奇犽一蒙一个准。

    小杰还想说什么,可能是奇犽话语中的敷衍之意太重,就连他也觉得有不对的,亚露嘉见缝插针,趁机打岔,将小杰的注意力转移到另一边:“快到目的地了吗,小杰?”他们不知道小杰究竟闻到了什么,他的言语也不能形容,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道那味道很熟悉,但又因为其他味道一冲显得古怪,倒让小杰不能远远地判断,要知道真实内容,只能亲自走一遭。

    “快了。”风中的味道越来越浓,再过不久就能到达目的地。

    见小杰又专心于带路,奇犽和亚路嘉对视了一眼,亚露嘉微不可查地一点头,然后一个错步消失不见。

    “人不见了?!”狙击眼镜后的眼睛蓦然睁大,身为一个狙击手,他对自己的视力非常有自信,但是大变活人?你以为是在表演魔术吗?人怎么可能突然消失不见?

    “人当然不可能忽然消失不见。”他听见声音从背后传来,但是还没有回头,太阳穴便被贯穿,比他的子弹更有力道,他用子弹穿过无数人的太阳穴,终于自己也感受一次,太阳穴被贯穿的痛感。

    那是死亡的感觉。

    “砰——”亚露嘉以大拇指和手指做手枪,对着他手上的熊猫玩偶头上来了一下,虚拟的枪支没有对玩偶造成任何伤害,好像只是一场过家家游戏,但是倒在血泊中的人却在诉说这场游戏的真实性。

    “小杰的嗅觉很灵敏,所以不可以掏出心脏。”他抽鼻子,好像很委屈,“所以,只能用念能力了。”

    不知是否为拿尼加的影响,亚露嘉的念能力bug地如出一辙,最常用的就是以他怀中玩偶为媒介的特质系念能力,他去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名字叫做“熊猫哥哥”。

    只要是被熊猫玩偶碰过的人,五分钟之内都会和熊猫布偶连在一起,亚露嘉对熊猫布偶做了什么便会一一反馈在当事人身上。

    而且亚露嘉做的事是不绝对的,现世和虚幻可以倒转,这取决于主使人的心情,比如说他只是张开手指对熊猫布偶的脑袋“砰”了一下,狙击者头上却绽放出了真实的血花。

    近乎无敌的bug能力,若不是条款中有无法对血缘亲人使用这一条,说不定揍敌客家的人都会感觉到恐惧。

    因为在和玩偶连在一起的五分钟内,亚露嘉是无敌的,这也就是说,如果有心,他甚至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猎人协会的会长。

    虽然没有真实的数据证明,但是念能力者普遍认为,念的强度高低与使用者的灵魂有关,亚露嘉的灵魂与拿尼加相连,肯定从对上身上受到了影响,念能力不正常的强大只是其中之一。

    他的身体构造也许和人类已经不一样了,比起一般人类,他更加接近于黑暗大陆生物,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成为揍敌客家唯一一个特质系的原因。

    念能力的系别适合遗传有关的,伊尔迷、糜稽和柯特遗传了基裘的操作系,而奇犽则遗传了席巴的变化系,只有亚露嘉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因为拿尼加,他成了特质系。

    “非常,非常的能力。”见证这孩子念能力开发的伊尔迷对亚露嘉的念能力大加赞赏,如果说拿尼加是一座宝库,那他现在无疑成了另一座宝库。

    “你会成为揍敌客的底牌,亚露嘉。”他将自己的额头与孩子的额头相贴,这是亚露嘉也极少有的待遇,来自伊尔迷的亲昵。

    “变得更强,亚露嘉。”他还自己大哥说的话。

    为了揍敌客,他必须变得更强。

    “嗯?”小杰又回头,身后是吹口哨的奇犽以及抱着玩偶对他笑的亚露嘉,狐疑地大量两人,因为表情毫无破绽,小杰看出花来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抱着满肚子疑问,他头再度扭回去。

    身后的两人等他转过脑袋又是一番眼神交流,具体一下大概就是a对b说解决了吗,b回答a有我出马你还不放心。

    几个呼吸间就将跟踪他们的不入流狙击手抹杀,这才是揍敌客应该有的素质。

    “到了。”小杰停下了步子,奇怪气息的源头已经到了,就在这棵树前面。

    混着甜腻气息的铁锈味,以及棕熊身上特有的属于野生动物的臭味,也难怪他刚才没有发现到底是什么味道,小杰他从来没有接触过那么多的血,过于浓重的血腥味干扰了他的判断。

    “这是……”奇犽眉头都不动的,眼前的画面对他来说并没有冲击力,每天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入侵者被三毛吃了然后吐出苍白的骨架,相比之下,被棕熊啃食得不成人样的尸体只是更加血腥而已。

    都是死人,这没什么。

    吃得正欢的棕熊,突兀地停住了,他闻到了更加新鲜的,更加美味的味道。

    棕熊回头和小杰大眼瞪小眼,揍敌客家的兄弟被他无视了,棕熊豆豆似的黑眼和小杰的大黑眼睛对视,萌萌的,很可爱。

    “吼——”震天的吼声,对于一只熊来说,可以被归纳为看见食物后的欣喜,他是个喜新厌旧的家伙,直接抛下了被啃食得不成样子的人型,像小杰扑过来。

    然后他被躲开了,像小杰经常对付的森林野兽那样。

    “吃人的棕熊,酷~”奇犽吹口哨,起码在这一刻他忘记了大哥正在看着他的恐惧,看着小杰与熊搏击,心情真是好极了,荒野求生,不就应该这样吗?

    “也许我们可以把他当作午餐。”兴致勃勃,他在全身心享受这场游戏,“生火,然后料理熊掌,就像一场野炊。”

    “但是在野外生活会引起其他人注意,哥哥。”亚露嘉和奇犽在森林边上讨论,在距离他们3米处的地方,是和棕熊玩你追我赶的小杰,“如果被看见,会有人找过来。”

    “那我们就找个没人看见的地方。”他们像是来郊游。

    气压见到亚露嘉点头,便对不远处的小杰挥了挥手:“加油,小杰,你身后的熊是我们的午餐!”

    小杰的大黑眼珠有一瞬间变成了豆豆眼,他大概不能理解奇犽的思维为什么跳跃得那么快,但还是找准弱点结束了身后棕熊的性命,对蜜蜂来说,它皮糙肉厚而又力量强大,但是对身为森林之子的小杰来说,却不是难事。

    野外烹饪或者烧烤,这难不住揍敌客家的孩子,他们利落地砍下熊掌,这是熊身上的精华,然后剥皮抽筋,找了张巨大的棕榈叶将熊的手掌包裹起来。

    “我去找柴火。”小杰对留在原地的揍敌客兄弟说,“马上就回来。”

    当时揍敌客家的两小孩儿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们觉得捡柴火是一件小事,只需要几分钟,小杰就能回来,但等到奇犽和亚露嘉用岛上能辨认出来的材料将熊掌处理完毕后,却还没有见到小杰。

    “好慢。”奇犽的眉头拧在一起,他有了不大妙的猜想,站起身,对亚露嘉说到,“我去看看,亚露嘉你在这里等着。”随后便一路小跑消失在森林尽头。

    小杰没有按时归来是有原因的,他遇见了因为无聊而到处乱转的魔术师,对方已经找了点乐子,但是还不够,普通考生无法添上他饕餮般深不见底的胃口,所以他找上了青涩的小苹果。

    扑克牌划过小杰的脸颊,变态在用他的骗子理论糊弄小杰。

    “你知道荒野求生的重点在哪里吗~”打折波浪线的语调,心情之愉悦可以从他的话语中透露出来,“是在于求生啊,小苹果~”

    一个随时随地都能大开杀戒的变态,天知道为什么他在猎人考试中会兴奋成这样。

    当奇犽找到小杰时,他已经和西索对峙很久了,脸上被揍了一拳,所以鼻青脸肿,但是西索的心情却很好,都快要哼小曲了。

    小杰那个家伙,怎么会和西索对上!在看见西索的瞬间异样的压力让他下意识选择躲藏在树丛中不能往前一步,有什么在阻止他,因为西索是危险的,所以奇犽应该藏着看小杰一人和他对上,而自己则不出现。

    “嗯?”西索抬头,目光扫了奇犽所在的方向一眼,但却什么都没有看见,年轻的杀手瞬间转换了位置,他躲藏地很好。

    原来如此,魔术师眯起眼睛,有有一颗小苹果来了吗?

    奇犽不知道西索要做什么,他会杀掉小杰吗?还只是单纯想揍他一顿?藏在树丛的杀手感觉自己的心跳一路加快,瞳孔不由自主地放大,正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中。

    我应该出去帮小杰,他想到,至少现在,身为朋友,我应该出去。

    即使对面是那个可怕的不得了的西索。

    他以为自己抬脚了,但现实却是他连脚尖都没有移动一毫米。

    头痛,恐惧,有什么在影响他的判断,让他扔下新认识的朋友,飞速地逃走。

    不行,他不能这么做,小杰是他的朋友!

    心跳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他耳边一片轰鸣,什么都听不见,原本还在和小杰对峙的西索收敛自己所有的气息,甚至还用上了绝。

    有些事情,他想要确定一下~

    小丑突兀地出现在了奇犽身边,时间究竟过了多久,是一秒还是一分钟?

    “找到了,小苹果~”他特意出声,唤回了奇犽的神志,明眼人看一眼就知道,奇犽现在的状态是不正常的,过度的恐惧以及虚汗,看透人心的魔术师一下子便将尚未学习念能力的孩子看穿了。

    原来如此,他眯起眼睛,用探究的眼神将奇犽从上到下扫视一番。

    对自己的弟弟都这样,真是恶劣啊,小伊~

    既然这样,那就别介意我浇灌一把了,他这样想着,狭长的眼角几乎弯出弧度,慢慢地低头,凑近动弹不得的奇犽。

    “为什么不出去,小苹果~”他问道。

    “这样下去,你的朋友可是会死哦。”

    西索扭着小蛮腰走了,小杰的成长让他欣喜非常,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眼光,这就是一颗充满了潜力的青涩的小苹果。

    至于小伊的弟弟,他的反应很有趣,西索舔嘴唇,如果能够挣脱小伊的束缚,未尝不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小果实。

    所以,就让他来加一把劲吧,他想到,如果小果实足够聪明,那么他就应该能够想到自己在说什么,那可是帮助他脱离来自小伊束缚的捷径。

    真希望,他能快点明白过来啊。

    他迫不及待想看见,事情脱离小伊控制后,他露出来的扭曲表情了。

    一定,非常非常地美味哦。

    在月亮升起到半空中时,一只手突兀地伸出土地,先是手,然后是肩膀,肌肤的颜色白得吓人,在柔和月光的映衬下显现出类似于金属才会拥有的铁白色。

    “晚上好。”头从土里扎出来的伊尔迷对系统打招呼,“这真是个清新的夜晚。”

    “我觉得清新的早上比清新的夜晚更加合适。”系统的声音中隐隐透着一股子的疲惫,天知道他是看见了什么。

    “我建议你先别急着出去。”他对伊尔迷说,“有个变态在湖里洗澡。”

    伊尔迷挑选的睡觉地点离湖水很近,从坑里爬出来,向东方走几步远就是湖泊,伊尔迷并没有听从系统的劝告,因为他知道在湖里洗澡的变态是谁。

    “你以为我没有看过西索洗澡吗?”他嗤之以鼻,“别忘了他是个有暴露癖的变态谢谢。”小仙女的说,他看过的西索出浴图没有上前也有成百,这是一个非常热爱洗澡的男人。

    呵,他的**无法动摇小仙女坚定的信念。

    “你醒了?小伊。”在伊尔迷走到湖边之前,西索就发现了他的存在,站在湖中心的男人没有丝毫遮掩,尽情在月光下展现他大理石雕像般肌肉分明的躯体,无顾忌地散发出荷尔蒙。

    如果是在天空竞技场,他应该还会围上一条浴巾,但是在野外,这男人真是一点顾虑都没有。

    “睡得怎么样,小伊?”接下了轻薄的假面,红发的男人回头给了伊尔迷一个wink,习惯性放电。

    伊尔迷并不买他的账,他说:“距离考试结束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你应该穿上衣服。”他倒没有问其他事,比如西索有没有对他弟弟出手,或者有什么不良影响,伊尔迷认为西索是个识时务的人,并不会贸然对揍敌客家的孩子出手。

    因为他足够识时务,所以来年个人才能合作下去。

    他并不知道,西索满怀恶意对奇犽说的那句话。

    男人从水里走出来,大概算是接受了伊尔迷的建议,他赤、身、裸、体,毫无遮掩,自己却根本不当一会儿事。

    伊尔迷也不当一回事,因为他早就习惯了,而且,一个有逻辑的人都知道,不要和变态计较。

    24小时的野外生存达到了目的,20人在一天过后成功减半,只剩下10人,对小杰他们来说,情况还不错,因为最开始组队的5个人一个都不少。

    他们又被接上了飞艇,驶向最终测试地点,在此之前,所有人会有超过1天的休息时间。

    “很奇怪。”伊尔迷扫了眼12岁三人组,在他们注意到之前就把视线收了回来,“阿奇的状态有点不对。”强颜欢笑是他最合适的形容词,身为合格的大哥,伊尔迷能够判断出弟弟的表情是真的还是假的,他察觉到奇犽的心情很低落,但是原因未知。

    奇犽身旁的亚露嘉表情无措,他知道奇犽哥哥的情绪不大对劲,但又原因不明,本人不愿意说明,他只能干担心,一点用都没有。

    然后伊尔迷发现了一件让他欣慰的事,奇犽他,开始疏远小杰了。

    “阿奇终于长大了!”小仙女兴奋极了,“他一定是意识到了大哥的良苦用心!”

    系统默默想,他可不这么觉得,奇犽的样子一看就不太对,受刺激才是最大的可能,小仙女的良苦用心?要是他能理解早就理解了,哪需要等到现在。

    讲道理,系统是由衷地不希望奇犽理解伊尔迷,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只能证明他在沉默中变态了。

    反抗小仙女阵营上需要新鲜血液,身为唯一一个没有沦陷的弟弟,系统希望奇犽能坚持下去。

    共同抵抗恶势力!

    “我觉得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儿。”系统苦口婆心地对小仙女劝到,“你应该找找原因。”他换了一个更加委婉的,可以让小仙女听进去的说法,“你得知道,让一个叛逆期的孩子忽然理解大人的苦心有点难,应该还有外界推动作用。”

    “嗯,没错。”伊尔迷点头,他第一次觉得系统说的有点道理,当然,还有可能是奇犽的识趣让伊尔迷心情很好,所以他并不介意听听系统的说法。

    他得找一个可能知道发生什么的人,伊尔迷合理推论,奇犽想要疏远小杰,一定是因为和小杰发生了什么,如果一直跟着奇犽的亚露嘉不知道,那唯一可能知道的人就是一直注视小杰的西索。

    他直接将酷拉皮卡和雷欧力抹掉了,在伊尔迷眼中唯一留下印子的就只有金的儿子一人而已。

    伊尔迷就和西索一个房间,如果有话想要问他那还不是小事一桩,等到两个人在房间中独处时,他就一个关子没卖直接问道:“杰.富力士和奇犽之间发生了什么。”他才不是直接称呼绿衣服的小孩儿为小杰,对伊尔迷来说,他名字后面缀着的“富力士”比他的名字杰重要多了,能让伊尔迷多看他一眼,而不是像面对酷拉皮卡、雷欧力异样直接忽视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是金.富力士的儿子。

    这很公平。

    “嗯?”西索指间向前一送,推翻了他的扑克塔:“为什么问我?”他先没有回答伊尔迷的问题。

    “因为你在守望那个孩子。”伊尔迷歪头,他在观察西索,“他和奇犽前两天玩得不错,当然,只是前几天。”他眼中闪烁着愉悦的光芒,“阿奇在疏远他,这我很高兴。”

    他觉得小杰是个毒瘤,不能给揍敌客家的孩子正确的引导,如果阿奇不主动疏远他,也许伊尔迷会出手帮他扫除障碍也说不定。

    就算是金的儿子又怎么样,他的弟弟才是最重要的。

    “哦~”西索不动声色,一个高明的骗子能骗过机器,但是西索并不确定,他是否能骗过伊尔迷。

    别看伊尔迷自己面无表情,但他却是个读表情的大师,如果世界上有一个人能让战无不胜的骗子西索失利,最大的可能就就是一点都没有自知之明的伊尔迷。

    “我和小苹果玩了一会儿。”他说的都是实话,只是有一小部分的隐瞒,关于他对奇犽的灌溉,“那个时候,小伊的弟弟一直躲在树后面。”他看似漫不经心地说,“好像很想冲出来哦,那孩子,但是直到最后他都隐藏得很好。”

    “是吗。”伊尔迷终于侧过脸,西索知道自己过关了。

    好险~好险~

    “我得表扬阿奇。”他听见身边的青年说话,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可以让他听见的,“这件事情他做的很对,避开强者是明智的选择。”倒不如说如果奇犽真的冲上去,他才会觉得自己的教育很失败。

    伊尔迷完全忽视了奇犽脑袋中的念针,在他的心中,奇犽一定是出于自身意志才做出这明智的判断,而不是伊尔迷强迫的。

    阿奇成长了,他欣慰地点点头,这很好。

    果然,小伊比我还要自说自话多了,西索默默地洗扑克,他回想当时的情景,很想笑出声来,因为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奇犽是多么地想要冲出来,只不过他被限制了,身体与思想不同步,败在了恐惧感之下。

    越来越想知道,挣脱小伊控制的他会是什么样子,西索抽出一张扑克,翻手一看,是黑色小王。

    挣脱牢笼束缚的鹰,或许会绽放出异样的魅力。

    他等着果实破土而出的那一天。

    手指在黑色小王身上划过,黑白分明的鬼,就像他身边黑白分明的人一样。

    但小王之上不还有大王吗?

    西索再抽出一张牌,是色彩缤纷的大王,带着滑稽的小丑帽,嘴角咧开的弧度大的狰狞。

    狂笑的大鬼。

    真是相当的lucky。

    伊尔迷日记:

    这是一场博弈。

    作者有话要说:  啧啧啧,其实伊尔迷和西索都是过度自信的典型例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阴沟里翻船了。

    之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00:07:21

    英吉利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12:10:29

    之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12:47:45

    萘何为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12:50:47

    吾桐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13:57:47

    但修鬼道不修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15:02:10

    但修鬼道不修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15:02:18

    但修鬼道不修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15:02:29

    但修鬼道不修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15:02:33

    但修鬼道不修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15:02:40

    丸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15:09:17

    怨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15:37:11

    zyl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17:06:12

    木子攸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22:02:30

    下午茶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22:21:42

    真红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2-10 22:38:08

    谢谢地雷么么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