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7章 同鸡不同命
    当然了,有空我教教你怎么用。梁凉笑道。

    嘻嘻~

    小黑美的冒泡,对这对儿竹节爱不释手,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还没说,熊猫一族的守护神到底是什么呢?

    那个啊……你就当它们是古代妖修的魂魄。梁凉想了想,如是道。

    守护神的存在并不只限于巫云山,在一些年代久远的部族或者灵兽群中,都有它们的存在,

    这些守护神并没有实体,当本族修士陨落后,如果不愿投胎转世,便可借由族中领地的灵力滋养魂魄,长时间停留在部族中,有的还会转为鬼修。

    因为修士达到青府期后才能将魂魄完整保留下来,所以这些守护神的实力强悍,至少是青府期的鬼魂,在族中有大难时会现身施以援手。

    这些守护神和已经族群领地的灵力融为一体,一容俱荣,一损俱损,有人对族群不利,就相当于割他的命根子,

    梁凉详细给小黑介绍道:所以以后碰到到一些族群的领地上,一定要小心客气着,这些家伙都不好惹。

    小母鸡认真听着,牢牢记在了心里。

    ……

    天色微暗。

    巫云山地势稍高的地方,云团随风,蹭着山脊树冠,轻抚陡峭山石,无声地缓缓流动。

    静谧的树林中有隐约的声音传来,片刻后重新归于寂静,当视线靠近地面,能看到山腰处一个小小的猎户山寨,里面有火光微闪。

    墙垛上几具尸体倒在地上,仍各持弓箭柴刀,显然死前还在拼死反抗,寨子内部也有零散的尸体,一些身穿小剑纹饰的修士在房屋间奔走,搜索着什么。

    忽有羽箭从窗户中射出,在马上要命中一个年轻修士时,却像是撞到什么似的叮!的弹开,修士毫发无损,马上有人冲入房中,短暂的搏杀声后,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

    找到了!

    寨子角落里有人高喊一声,人们随即汇集过来,其中有人双手捧一火红色木匣,疾步走出房间,将木匣举向空中。

    下一刻,木匣直接脱手而出,迅速飞到空中,停在几个悬空而立的修士面前。

    为首的修士,是一位容貌俏丽的年轻女性,背挂双剑,一头火红色长发几乎垂到脚踝的位置,随风而舞,光滑柔顺,就像用了海飞丝。

    女修士眼神中透着兴奋,抬手布下一道护体灵光,然后才弹指击飞了木匣上的铁锁,缓缓掀开盖子。

    水流般的白光从匣中透出,细看之下,里面放着的竟是个拳头大小的白色眼球!

    随着女修士的动作,眼球缓缓锁定了女修士的面庞,瞳孔忽大忽小,甚至能看到其中的血丝和经络,旁边几个修士看着眼球的目光都有些复杂,带着鄙视和厌恶,还有一丝掩饰不住的贪婪。

    这些低贱的妖修,只会搞邪门歪道,

    女修士收敛目光,将盒子合好收入储物袋,吩咐道:我去禀告师尊,你等将这里收拾干净以后继续搜索,尽快找到另几件宝物的下落,另外注意西边的峡谷,有人曾在那里看到其他门派的修士。

    几人躬身领命,然后目送女修士御剑而行,很快消失在黯淡夜空中。

    ……

    猎户寨子百里外,树木繁茂的山坳中。

    夜色渐深,正是很多夜行动物觅食的时间,奇怪的是,从前不久开始,所有进入这片区域的动物,不管是普通野兽还是灵兽,全都有去无回,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

    而在山坳中心处,偶尔有大片黑影在树丛间翻动,无数触须忽伸忽缩,遮天蔽日一般,有倒霉的飞鸟经过,甚至没来得及叫出声便坠落下去,再无声息。

    这诡异的状况很快在周围传开,飞禽走兽们开始刻意远离这处小山,深夜之时,甚至连虫叫声都难以听闻。

    夜影涌动,死寂蔓延。

    ……

    清晨,阳光初照。

    在山里过夜,比山外暖和的多了,这一觉,两鸡睡的格外舒服。

    小黑在树下飞快扒拉着树枝,把筑巢的痕迹彻地清理掉;梁凉则在旁边一棵大树的树杈上,费劲儿地往上爬。

    眼下梁凉的灵力积累已经将近六成了,不过没领悟到新的血脉能力,反而是越长越肥,越长越大,站起来高度已经超过了两尺,原来的斗篷和草叶袖子早就不能穿,成了名副其实的巨鸡。

    这身板打架不错,可要爬树就难了,等梁凉好不容易爬到树冠顶端,已经累的够呛,翅膀扒住两边的树枝不停大喘气。

    这时,小黑的身影从另一边跳上来,再凌空滑翔一段儿,轻盈地落到了梁凉面前。

    梁凉,你该减肥了。小黑冲梁凉眨眨眼,笑嘻嘻道。

    一边儿去。梁凉没好气道。

    小母鸡灵智开启时间不长,心智尚未成熟,在三河村时尚是小鸟依人状,现在明显活泼了不少,待踏入渠光期,性格才会慢慢稳定下来。

    小母鸡嘻嘻一笑,在树冠上轻巧地飞奔几步,很快被四周的景色吸引,梁凉也很快爬上树冠,举目远眺。

    此时的日头刚刚升起,将山中云海涂上一层淡金色,很多高大的山峰和巨树破云而出,高高耸立,在云层上留下了长长的影子,飘渺间如云中群岛,仿若仙境。

    好漂亮啊~

    小母鸡兴奋的左顾右看,笑嘻嘻道:如果当时死在邹家大院里,就不可能看到这种美景了呢。

    梁凉一笑,目光扫过四周,面露思索。

    再往前不远,就是那条相对安全的无名峡谷,视野中最大的山头叫蒜头山,山上有棵长了几百年的石榴树,以后会一个由上百只猴子组成的大型灵猴群占据,那群猴子非常顽劣,后来被一个路过的修士给灭族了。

    这些游戏中的任务情节,梁凉都记得,可眼下到底发生什么大事了?是什么吸引了外界的修士,让他络绎不绝地大批进入巫云山?

    记忆太过久远,估计需要一些契机才能回忆起来,梁凉有些无奈:当初多玩几个小号就好了。

    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巫云寨一直很坚挺,一直在巫云山中坚持了数十年,最后才被人类修士灭亡,只需要在巫云寨度过前面这段真空期,待修为稳固,天下大可去得。

    小黑,走。

    梁凉回过身,冲小黑招招翅膀,不过小母鸡没跟上来,而是冲梁凉嘻嘻一笑,小跑着直接冲到树冠边缘,纵身一跃,朝地面滑翔而下。

    唉,胖子的痛苦有谁懂?

    梁凉撇着嘴叹了口气,迈步走向树冠中心位置,准备原路返回,没曾想一个不小心踩到树冠上的空隙处,整个身子立刻陷了下去。

    哗啦啦……

    哎呦我去!

    咕咚!

    梁凉拼了命扑扇翅膀,但没有卵用,仍旧屁股着地,重重砸在了地上。

    这下摔了个结实,还把梁凉的腰蹲了一下,疼的呲牙咧嘴,小母鸡立刻飞快跑来,紧张道:你怎么直接跳下来了啊!没摔坏吧?下次你说句话我等你嘛!

    梁凉:……我不是跳下来的。

    不是跳的,你还是飞下来的不成?小母鸡又埋怨又心疼,赶紧用翅膀揉着梁凉的鸡屁股。

    梁凉:……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